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吕坚强最后一个到,他向来工作繁忙,一进房间就连连道歉:“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单位临时开会。”张弛起身相迎,吕坚强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头发见长啊。”
  
  坐下之后,吕坚强先自罚了两杯,感慨道:“你小子这次可把大家给吓坏了,说说吧,这段时间都去哪儿历险去了?”
  
  张弛笑道:“事关国家机密不能说。”这个理由无比充分,也简单有效。
  
  李跃进道:“老二,你职业病又犯了,咱们不要管发生了什么,今天的主题是庆贺张弛回归。”他提议大家一起举杯。
  
  张弛端起面前的满满一玻璃杯道:“在我外出的这段时间,承蒙各位兄弟姐妹对我的关爱,无以为报,仅以这杯薄酒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一仰脖将那杯酒给干了,齐冰赶紧给他夹菜。
  
  方大航跟着道:“赶紧吃菜,牛鞭,大补!”
  
  齐冰红着脸啐道:“你瞎啊,这是蹄筋。”
  
  方大航乐呵呵给张弛夹了牛鞭放味碟里:“回来累坏了吧,赶紧补补。”
  
  尚连玉拧住这货的耳朵:“我发现你对张弛感情不一般啊。”
  
  沈嘉伟道:“才看出来啊,他不爱红妆爱武装。”
  
  方大航道:“别诋毁我啊,我是钢铁直男,我就算爱武装也选你这么俊俏的小郎君。”
  
  “滚一边去,我看不上你。”
  
  “那你看上谁了?葛文修还是张弛,我帮你介绍。”
  
  沈嘉伟最近已经从失恋的阴影中成功走出来了,笑骂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吕坚强三句不离本行,又提起了学生失踪事件,这件事非常奇怪,失踪的学生陆续回来了,而且集体失忆,对失踪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记不得了,吕坚强道:“这件事都成悬案了,还有那个曹明敏现在已经被学院免职了,这次的失踪事件是不是跟她有关?”
  
  张弛道:“别说他们失忆,连我都失忆了,这段时间我都想不起来自己干了什么。”
  
  齐冰道:“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反正你记得我就行。”看到张弛平平安安回来她就已经满足了。
  
  方大航道:“还是要想想,保不齐你这段时间干了什么坏事呢,一个多月呢,不说杀人放火,万一你对某个良家妇女犯下了禽兽不如的罪行,一句记不起来了可不能推卸责任。”
  
  齐冰气得作势要拿筷子丢他。
  
  张弛笑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得好好想想。”还真被方大航说准了,在幽冥墟的时候雪女全方位贴身伺候自己,要说也没采取啥措施,该不会珠胎暗结吧。
  
  李跃进跟张弛干了一杯,他想起一件事,北辰那边别墅装修改造已经差不多了,他把图片发给张弛,此前看到齐冰心情不好一直没提这事儿。
  
  张弛把装修后的图片转发给齐冰,齐冰和尚连玉凑在一起欣赏。
  
  尚连玉看着照片赞不绝口:“新房都准备好了,你们是不是打算结婚了?”
  
  齐冰道:“没有的事,我明年才毕业呢,就是看这房子风景好,所以买下来,毕竟张弛在老家也没房子。”
  
  沈嘉伟道:“羡慕啊,找个白富美真好。”
  
  葛文修也跟着点了点头。
  
  齐冰道:“你们可别这么说,平时都是我花他的钱,而且张弛才不在乎我有没有钱。”
  
  方大航向尚连玉道:“看看人家齐冰多会往张弛脸上贴金。”
  
  尚连玉道:“我怎么听着有人在嫌弃我?”
  
  “不敢,不敢,我对你那是高攀,女侠,不妨考虑考虑何时下嫁给我。”
  
  张弛跟着起哄道:“你这就是求婚啊,得跪下啊。”
  
  尚连玉急忙摆手道:“别跟着起哄,房子都没有呢。”
  
  方大航道:“不就是房子吗,我想在京城买房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吕坚强摇了摇头道:“要说现在这房价可一天一个样,坐火箭似的,我之所以到现在都没结婚就是因为单位的房子还没下来。”
  
  李跃进道:“我还是沾了张弛的光,上次跟着买彩票中奖,不然也买不起房子,这几个月北辰房价疯了一样,已经涨了一倍了。”
  
  房价让大家找到了统一话题,一个个吐槽房价的时候,张弛的手机响了起来,却是师父谢忠军,张弛接通电话,谢忠军在电话中问候了他一下,约他明晚一起吃饭,地点就在烧肉人生,张弛答应了下来。
  
  因为张弛是今天的焦点,难免多喝了几杯,跟自己人一起喝酒没必要耍心机吃解酒丹,人逢喜事精神爽,就算齐冰帮他拦了不少酒还是喝高了。
  
  齐冰扶着醉醺醺的张弛回了小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把他洗干净伺候上床,本想去洗一洗,又被张弛拽到怀里了,齐冰道:“乖,你先歇着,奴婢沐浴之后再来伺候大王。”
  
  张大仙人呵呵大笑,这话听着有些耳熟,差点误以为雪女来身边了,拍了拍齐冰的屁股,放她离去,自己赶紧找了颗解酒丹咽了下去,头脑很快清醒了过来,以后喝酒得注意,酒后吐真言,万一哪天一个不小心把在外面插彩旗的事情说出来,岂不是对齐冰的伤害,做人难,做男人更难,做一个多情花心的渣男难上加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