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张大仙人吃饱喝足舒舒服服睡了个好觉,他发现自己应该是被软禁了,不过他也不急,老爹给他提前打过了预防针,对这种状况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先休息再说,这趟幽冥墟回来,身体极度疲惫,有种被掏空的感觉,需要好好调养一下,不养好身体怎么回去给齐冰做牛做马,爱一个人首先就得爱自己。
  
  第二天清晨七点有人过来敲门,是王向阳提醒他马上要进行体检。
  
  张弛不慌不忙洗漱之后,随同王向阳来到医务室,已经有医生护士在等着。
  
  张弛全程表现得非常配合,王向阳松了口气,知道这小子是个刺儿头,本以为还要费一番周折呢,有点意外。
  
  体检的过程并不复杂,就是抽血、心电图、测了个灵压,连透视、超声都没做,张弛测试灵压的时候特地关注了一下,自己的灵压值还是万年不变的零,一点惊喜都没有。
  
  摁着棉签问那名带着大口罩的医生:“医生,我正常吗?”
  
  医生道:“目前看没什么问题,跟普通人一样。”特地强调了普通二字,因为医生没见过这样的超能者,方方面面的指标实在是太逊了,深度怀疑这货失去了超能力。
  
  王向阳看来不想让他多问,提醒他现在可以去吃早餐了。
  
  张弛起身去餐厅,刚好看到在那里吃早餐的安崇光,张弛端着早餐主动来到安崇光对面坐下,乐呵呵道:“安局,我还以为您走了。”他对老安的态度还算不错,毕竟还得指望搭人家的飞机回去。
  
  安崇光微笑望着张弛道:“我还有点事情,过两天才能走。”
  
  “安局,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张大仙人归心似箭。
  
  安崇光喝了口米粥道:“下一趟飞机。”
  
  “几点啊?”
  
  安崇光掏出他的手机看了看:“下周三。”
  
  张大仙人愣了一下,今天才是周一,卧槽,玩我啊!老安真不是个好人。
  
  安崇光吃完了,起身离去。
  
  来到外面王向阳跟了过去:“安局。”
  
  安崇光点了点头。
  
  王向阳将张弛的初步体检报告递给了他,安崇光看了一眼,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什么?普通人?”
  
  王向阳道:“一个健康的普通人,和他出发之前相比,方方面面的指标都下降严重,他现在就是个普通人。”停顿了一下又强调道:“还不如过去。”
  
  安崇光浓眉紧锁:“奇怪,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向阳恭敬道:“要不要进行脑部测试?”
  
  安崇光摇了摇头:“其他的事情回京再说,你好好招待他,只要是不过分的条件尽量满足,进一步检查的事情等回到京城再说。”
  
  王向阳将一个试管递给了安崇光,里面装着张弛的部分血样。
  
  安崇光接过使馆快步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来到办公室,安崇光从里面将房门反锁,打开了保险柜,从中取出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是一个小型的工作站,安崇光将张弛的血液样本置入其中,然后又抽取了自己的血液样本,开始进行比对测试。
  
  比对的过程中楚沧海打来了电话。
  
  “崇光,我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江河的身体没有问题。”
  
  安崇光笑道:“放心了吧,我早就说过吉人自有天相。”
  
  “他的记忆被清除了!”
  
  安崇光对楚沧海的兴师问罪早有心理准备,平静道:“这件事我已经提前知会过你,一切都符合神秘局内部的规定,而且这样做对他本人有好处,这部分记忆很可能会造成他的心理阴影。”
  
  楚沧海淡然笑道:“崇光,你不用解释,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在告诉你江河的状况,我希望他能够好好休息一下。”
  
  安崇光道:“好啊!那就让他安心休息,什么时候觉得恢复了,什么时候再来局里报到。”
  
  “崇光啊,张弛的情况怎么样?”
  
  安崇光的目光定格在屏幕上,对比数据已经出来了。
  
  张弛在机场呆了七天,神秘局方面倒也没亏待他,每天好吃好喝供着,在他和安崇光共进早餐之后,安崇光就消失了,张弛百无聊赖,闲来就开始真火炼体,感觉明显火力不足,应该是从幽冥墟回来之后身体状态产生了较大起伏。
  
  就在张弛无聊透顶的时候,王向阳告诉他一个好消息,今天就有飞机返回京城,不过他去京城之后仍然要先去医院进行为期一周的隔离检查,然后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张弛对此并无异议,无论如何总算看到了希望。
  
  当天晚上张大仙人总算搭上了前往京城的飞机,为了护送他还专门出动了一支五人小队,队伍由王向阳带领,抵京之后先把他送到了医院,张弛对医院非常熟悉,过去学院学生出事的时候,都送到这里来,说这里是神秘局附属医院也不为过。
  
  张弛被优先安排入住了特护病房,住院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抽血,虽然心里有点抗拒,可还是表示理解,毕竟是入院,入院常规必须要查,而且这里检查相对要比机场那边正式得多也要高端得多,既来之则安之,看看自己的身体情况到底如何。
  
  护士给张弛抽血的时候,有朋友过来探望他了,是马达。
  
  马达一进门就激动地大叫起来:“哥,我就说你没事,我就说你肯定没事。”一脸难受想哭的表情,咧着大嘴,用力挤着眼睛,可惜还没等他把眼泪挤出来。
  
  护士瞪了他一眼:“出去!”
  
  马达愣了一下,张弛跟着说:“滚出去!”
  
  马达本想冲上来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可惜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看清人家正忙活着,只能灰溜溜去外面等着,等护士抽完血从病房里出来,这才推门走了进去,哭丧着脸,红着眼圈道:“哥,你可想死我了。”
  
  张大仙人没好气道:“离我远点,你丫猫哭耗子假慈悲,当我看不出来?”
  
  “天地良心,哥,我坑谁也不可能坑你,上次的人物,是上头让我盯着你和米小白,你们又不是神秘局的人,我是忠孝不能两全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