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张弛赶紧趴了下去,他们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一个雪坑,四人相距不远,楚江河趴在自己身边一动不动,纪昌则躺在最左边,和他们三人姿势不同,不过纪昌的表情惶恐不安。
  
  张弛眼角的余光向周围望去,却见四周都是鳞次栉比的尖顶冰屋,其中夹杂着六座箭塔,右前方的箭塔上可以看到两个人影站在高处正在值守,纪昌这老狐狸竟然把他们给传到了幽冥的营地。
  
  楚江河咬牙切齿地望着纪昌,纪昌真是欲哭无泪,他按照地图传送的,可终究还是出现了偏差,布阵和环境的关系很大,不但要有确切的地点而且还要考虑到气温、风速、磁性,乃至空气中的灵气含量。纪昌在布阵的时候刻意避开了幽冥的大营,可偏偏将他们传送到了幽冥的大营中心。
  
  四人不敢轻举妄动,何东来看到箭塔上负责值守的两人移动到另外一边,赶紧挥手,四人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一座冰屋的后方,这里处于箭塔观察的盲区。
  
  四人倾耳向冰屋内听去,判断里面没有动静,何东来推开门扇第一个走了进去,里面空无一人,纪昌最后一个进去,反手关上房门,长舒了一口气道:“吓死我了。”
  
  楚江河道:“你存心故意!”
  
  “天地良心!”
  
  张弛制止了两人继续争执,叹了口气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老纪,再摆个传送阵,把咱们从这里弄出去再说。”
  
  纪昌点了点头,找何东来要来地图,何东来守在门前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
  
  张弛和楚江河一左一右看着纪昌,其实他们也不认为纪昌是故意这么干,毕竟谁都不会主动寻死。
  
  纪昌根据地图分析了一下目的地,从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到猎风谷还有接近十里的距离,身为一个高阶传送师,在传送的过程中发生这么大的偏移实在是丢人。
  
  张大仙人表现得非常宽容,鼓励纪昌抓紧摆阵。
  
  何东来利用灵能在房间内制造空静结界,这样可以避免外面的幽冥感知到他们的存在。
  
  纪昌整理情绪重新摆阵,张弛趁机观察了一下这房间里面的陈设,幽冥的居住环境和正常人不一样,里面没有任何的家具,只有两只用兽皮缝制的睡袋,倒吊在屋顶,虽然睡袋内空无一人,张弛仍然心底有些发毛,他和幽冥有过交手的经历,如果单打独斗自然不用害怕,可现在是在幽冥的军营,如果被幽冥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必将陷入围攻之中。
  
  纪昌这次顾不上说话了,争分夺秒地布阵,他计算了种种可能,就算这次仍然无法准确将他们传入猎风谷,也要离开幽冥的军营,这么低级的错误千万不可再犯。
  
  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度日如年,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纪昌终于将传送阵布完,这次的时间比上次要长,足足花了三个小时,他松了口气,这么低的气温下竟然出了一头的冷汗,他擦去额头上的冷汗道:“还差一步,必须要撤去结界,引入外界的灵气,这一过程很可能会惊动幽冥。”
  
  何东来点了点头,没有灵气驱动传送阵是不可能运转的,他低声道:“我来负责断后,传送阵一旦启动你们先走。”说话的时候望着张弛,他最担心张弛不肯舍弃自己独自离去。
  
  纪昌苦笑道:“我肯定要留下断后的,你们两个先走,我和何先生断后。”
  
  何东来也不多说,撤去布下的结界,外界的灵气为传送阵所吸引,从四面八方向冰屋之中涌来。
  
  灵气的涌动引起气流波动,负责值守的幽冥率先发现了这边的变化,第一时间拉响了警报,短时间内,百余名幽冥已经从冰屋中奔出,一个个闪烁着妖异蓝光的双目齐齐望向灵气汇聚的地方。
  
  何东来透过冰窗看到外面幽冥齐聚的状况,沉声道:“还有多久?”
  
  纪昌紧张道:“就快了,就快了!”
  
  传送阵随着灵气的聚集,开始亮起蓝光,蓝光向周围蔓延扩展,传送门开始出现。
  
  他们藏身冰屋因为传送门蓝光闪现,而变得晶莹剔透,里面四道身影无所遁形。
  
  原本观望情况的幽冥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惊人的移动速度让他们的移动轨迹化成了一道道蓝光,数百道蓝光直指冰屋的所在。
  
  传送门扩展开来,纪昌的声音激动地颤抖着:“4、3、2……”原本说好了要断后的他第一个从传送门中冲了进去,何东来大吼道:“快走!”
  
  楚江河紧跟着冲入了传送门,张弛也跟了上去,冰屋碎裂,数百道蓝色的光影强横地撞碎了冰屋,何东来不敢恋战也随着张弛的身后冲入传送门,幽冥看到四人突然消失,他们一个个在传送门还未消失之时犹如飞蛾扑火般勇敢地冲了进去。
  
  楚江河的身体还未站稳,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扑到,如影相随的幽冥嘴巴张开的幅度极其夸张,几乎能够吞下他的整颗头颅。
  
  大剑从幽冥的颈部划过,何东来一剑将幽冥的脖子砍断,抬脚将幽冥闪烁着蓝光的头颅踢飞,楚江河推开那幽冥无头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却见在他们的周围有七名幽冥武士。
  
  何东来提醒楚江河道:“对付幽冥没有特别的窍门,一是不要被他们所伤,二是攻击他们的头部。”
  
  被幽冥咬伤或抓伤就会变成向他们一样的怪物,又或者被他们吸取力量成为干尸,幽冥的弱点就在头部。
  
  楚江河弯弓搭箭,瞄准一名幽冥的头部射去,羽箭高速行进,如同闪电般倏然来到那幽冥的面前,幽冥速度惊人,身躯一晃,原地只剩下残影,羽箭射中残影,继续向前方飞去。
  
  七名幽冥同时向两人扑去,何东来手中大剑回旋挥出,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气瞬间扩展到五米的范围内,地面上的积雪随着剑气的扩展排浪般爆炸开来,七名幽冥进攻的势头为剑气所阻,不得不选择向后退却暂避锋芒。
  
  何东来右臂一震,剑气扩展的速度倏然加倍,幽冥退后的速度远不及剑气扩展的速度,七颗头颅被剑气齐颈切了下来。
  
  楚江河弯弓搭箭,箭如连珠炮般向那七颗头颅射去,接连七箭,洞穿七颗头颅,将七颗幽冥的头颅钉在后方冰岩之上。
  
  无头的幽冥在他们的眼前化为飞灰,被钉在冰岩上的头颅也在同时灰飞湮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