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秦君瑶怒视张弛,心中惊喜交加,喜得是女儿无恙,惊得是女儿肚子被这厮给弄大了,掐指一算,女儿已经成年,也到了恋爱的年龄,年轻人偷尝禁果也是常有的事情,可发生在自己家人的身上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简直忍无可忍。
  
  张大仙人看到秦君瑶纠结的表情心中大乐,女债母偿,天经地义,白小米这么坑我,我得好好给你妈添点堵。
  
  秦君瑶纠结了好一会儿道:“你打算怎么办?”
  
  张弛故意叹了口气道:“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反正也出不去,只能安心留在幽冥墟,可是苦了小米和我们尚未出世的孩子。”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秦君瑶咬牙切齿道,想想女儿在幼年时就失去了父母,现在被这厮骗了感情,骗了身子,还怀了他的孽种,越想越是替女儿委屈,居然遇到了一个渣男。
  
  张弛道:“大祭司,不……妈!”
  
  秦君瑶凤目圆睁,这厮还能要点脸吗?居然叫我妈,凭什么叫我妈?其实她心中是有答案的,他和小米有了夫妻之实,叫她一声妈虽然勉强但是也说得过去,秦君瑶狠狠盯住张弛道:“你再敢叫一句试试,我割了你的舌头。”
  
  张弛道:“您就算杀了我我也不敢反抗,毕竟您是小米的妈妈,我跟她虽然没结婚,可毕竟有了夫妻之实,还有了爱情结晶。”
  
  秦君瑶感觉头晕脑胀,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本以为进入幽冥墟从此将尘缘斩断,六根清净,可事实上她对自己留在外面的女儿难以忘怀,如有可能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离开这地方去见女儿一面,自己亏欠女儿实在是太多了。
  
  张弛道:“师姐!”
  
  “你叫谁师姐?”秦君瑶愕然望着这个大不敬的小子,忽然想起他还是自己父亲的弟子,父亲能将炼体真经教给他应该不会有错,可你明明跟我女儿都有那种关系了,再叫我师姐不是差辈了吗?
  
  别看秦君瑶在幽冥墟那么多年,说到人情世故她给张弛提携都不配,再加上关心则乱,很快就被张弛给绕得心乱如麻,摆了摆手道:“你还是叫我大祭司吧。”
  
  张弛向周围看了看,除了秦君瑶的那张椅子没有其他可坐的地方,故意道:“天色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秦君瑶道:“你别走!”
  
  张弛其实脚步都没挪动一下,笑眯眯道:“大祭司还有什么吩咐?”
  
  “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既来之则安之呗。”张大仙人摆出一副在幽冥墟常驻的架势。
  
  秦君瑶一听就火了:“你留下来,小米怎么办?”
  
  张弛道:“我也想回去,可现在鞭长莫及,外面一年就是这里三十年,我就算在这里呆上三十年回去也应该不晚。”
  
  “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你必须要回去,还要尽快回去。”
  
  张弛心中暗乐,秦君瑶看来是真相信他把白小米肚子搞大了,竭力劝他回去。
  
  张弛道:“大祭司,您来这里应该呆了四百多年了吧?您那么大能耐,那么高的地位都出不去,我怎么出得去?”该将军的时候他绝不犹豫。
  
  秦君瑶心中暗叹,这小子说得倒是实情,可如果他也像自己一样永远困在了幽冥墟,那么自己女儿怎么办?未婚先孕,还以为他死了,辛辛苦苦一个人拉扯遗腹子?女儿的命运岂不是太悲惨了?凭什么你在幽冥墟逍遥自在,我女儿在外面给你养孩子?
  
  刚才是关心则乱,冷静下来,她开始意识到这小子不是个好东西,想起此前纪昌说过的话,何东来不是有通天经吗?如果有通天经,应该可以找到离开的通道,秦君瑶道:“小子,你休要跟我拐弯抹角,说吧,你让我怎么帮你?”
  
  张弛微微一笑,秦君瑶倒是一个明白人:“实不相瞒,也不是没有回去的可能,我们来到这里并不是单单为了躲避追杀,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还有一道传送门就在冰雪长城以北的极北之地。”
  
  “你知不知道极北之地是什么地方?”
  
  张弛点了点头道:“听说过,不就是幽冥的地盘嘛,当初被送往幽冥墟的怪物聚集之地。”
  
  “看来你是不知道幽冥的厉害!”秦君瑶说完,想了一会儿道:“越过冰雪长城必须要通行令,这件事我来解决。”
  
  ****
  
  纪昌被何东来一路扛着回来,直接扔到了地上,老狐狸惨叫道:“千万不要误会,我也是为了大家考虑,我是想将计就计利用她罢了。”
  
  张弛凑了过去,拍了拍纪昌的肩膀道:“这些话若是传到大祭司的耳朵里,只怕她杀你的心都有了。”
  
  纪昌一脸真诚地叹了口气道:“只要你们能够回去,我一个人牺牲也算不上什么。”
  
  张弛真是服了这老狐狸,脸皮之厚连自己都要逊色三分,明明被他们抓了个现形,还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
  
  何东来道:“纪昌,我已经封住你的灵能,你现在和废人无异,如果再敢做出危害我们的事情,唯有死路一条。”
  
  纪昌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其实不用我说,别人也能够猜到你有通天经,此事传出去整个幽冥墟的高手都会闻风而动。”
  
  何东来道:“我没有什么通天经,我只知道如何从这里出去,别人怎么想,我才不管。”
  
  张弛道:“我们管不住别人怎么想,却能管住你不去乱说。”他抽出短刀,捏住纪昌的下巴道:“让我割了他的舌头。”
  
  纪昌叫苦不迭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谁跟你同根生啊?马不知脸长!”张弛有种抽他的冲动,丫比我还不要脸。
  
  纪昌道:“咱们毕竟是一起进入的幽冥墟。”
  
  不说这事张大仙人还不恼火,一说这件事气就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纪昌阴他和楚江河,他们怎么会遭遇这场无妄之灾。张弛威胁纪昌道:“老纪,我这次如果无法顺利脱身,你休想在幽冥墟顺顺当当活下去,念在我们一起进入幽冥墟的份上,我不介意免费送你一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