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纪昌道:“难道大祭司没有听过《通天经》?”
  
  大祭司沉默了下去,过了许久方才道:“你是说通天经在那个人的手中?”
  
  纪昌点了点头道:“他若无通天经岂敢孤身闯入幽冥墟?”
  
  张大仙人肺都快气炸了,纪昌这只老狐狸真是卑鄙无下限,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要背叛他们,公然利用通天经来鼓动大祭司对付他们。
  
  大祭司道:“仅仅是这个理由尚且不足以证明通天经就在他的手中。”
  
  “若无通天经又怎么可能离开幽冥墟?”
  
  大祭司缓缓站起身来,转身来到窗前,雪光透过窗户映照在她的脸上。
  
  张大仙人虽然加入了大祭司的队伍同行数日,可因为大祭司平时都戴着面纱的缘故,从未有缘见到大祭司的真容,今次才算有机会看清,让张大仙人震惊不已得是,这大祭司的样貌竟然和白小米竟然有七分相似,如果不是年龄差距,还真以为是白小米所扮。
  
  大祭司双目望着夜空,目光充满了忧伤。
  
  纪昌站在她的身后道:“难道你不想离开?”
  
  大祭司道:“我都忘记过去是什么样子了,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呆的太久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纪昌道:“你知不知道我是因何卷入其中?”
  
  大祭司摇了摇头,她对纪昌的经历显然没有多大兴趣,轻声道:“你觉得自己能一拳击退三头鹫吗?”无论何东来有没有通天经,和这样一位高手作对都是不智的行为。
  
  纪昌当然没有那样的能力,不过他笑了笑继续道:“我们三人并非被放逐,而是因为深井爆炸不得不进入幽冥墟逃命。”
  
  大祭司眉峰一动。
  
  “你不用担心,他们两人早已离开了。”纪昌口中的他们两人就是白云生父子。
  
  “纪先生说完了?”大祭司的表情突然转冷。
  
  纪昌不由得一怔,听出对方明显在下逐客令,他本以为通天经可以引起大祭司的兴趣,可现在看来她似乎无动于衷,至少表面上是这样。他仍然不死心,低声道:“通天经内可记载着九大灵墟的秘密,幽冥墟只是其中的一个。”
  
  “时间能够改变一切。”大祭司转过身去望着纪昌,双目古井不波。
  
  纪昌望着大祭司的双目忽然道:“还记得你的女儿吗?她没死,仍然活着!”他还有一张牌。
  
  大祭司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双目泛起涟漪,她摇了摇头,不是在否认,而是在舒缓自己的震惊。
  
  纪昌道:“你以为她必死无疑,可有人救了她,你想不想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你想不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
  
  大祭司怒斥道:“住口!”在狡诈的纪昌面前,她已经彻底失去了镇定。
  
  纪昌道:“当年白无天和白无涯他们不自量力想要混入天坑救出白云生,非但没有成功将白云生救出,反而害得白无天送掉了性命,如果不是我放你一马,你当时就死在了深井。秦君瑶,你不记得自己过去的名字了?”
  
  大祭司被纪昌击中了软肋,她的呼吸变得困难,缓缓坐了下去。
  
  纪昌道:“你的父亲秦春秋也是神密局的开创者,为何你们一个个会落入如今的窘境?是你叔叔的野心毁掉了你们。”
  
  窗外张弛心惊不已,秦春秋不是秦老的哥哥吗?他不是早已死了?自己还和秦老去过他的墓前。
  
  大祭司道:“纪昌,她在什么地方?”
  
  纪昌微笑道:“你心中还是关心她的,帮我得到通天经,我就将你女儿的下落告诉你。”
  
  何东来向张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现在离开,可张弛却没有这个打算,纪昌和大祭司的对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与其让大祭司受到此人的蛊惑,还不如现在挺身而出揭穿这只老狐狸,何东来撤去结界之后,张弛径直向大门走去。
  
  何东来看到这小子硬闯,心中也是一怔,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想要阻止也来不及了,唯有先藏身门外,观望里面发生的状况再说。
  
  张大仙人大摇大摆走向大门,大声道:“纪先生在吗?”
  
  纪昌听到张弛的声音吃了一惊,他压根不知道这小子何时跟踪过来的,刚才说过隔墙有耳,偏偏大祭司不听,现在好了,估计他们之间的对话全都被他听去了。
  
  房门无风自动,从中开启,橘黄色的灯光从里面投射出来,大祭司恢复了以往的镇定,淡然道:“今晚还真是热闹,一个个不请自来,看来神庙的院墙形同虚设。”
  
  张弛笑道:“大祭司好,我看纪先生出门,担心他有什么事情,所以一路跟着过来了。”
  
  大祭司看了纪昌一眼,表情略带讥讽,他也太不小心了居然被一个年轻人一路跟踪到了这里毫不知情,不过这也证明张弛的身手了得,自己也没有察觉他潜入神庙。
  
  纪昌道:“我担心吵醒你休息,所以就没跟你说。”被人抓了个现形仍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谎话,这厮的心理素质极其过硬,说完又满脸堆笑道:“你来多久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