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楚江河此时方才顾得上向张弛说声谢谢,刚才如果不是张弛和雪女及时现身相救,他恐怕已经被宗九鹏捕获。两人在光明城分开之后已有多日未见,也都遭遇了不少的磨难,楚江河明显变得沉稳了。
  
      老孙头带着重目氏的几个人围着篝火坐着,张弛主动跟他打了声招呼,小红樱目前还在光明城,在他们逃离之前,秦绿竹将那小妮子安顿好了,张弛把小红樱的所在告诉了老孙头,开始认为这些重目氏人感情冷漠,可现在从他们冒险救出楚江河和纪昌,还将他们护送到冷山高原的行为来看,这些重目氏的族人也是重情重义之辈。
  
      向来寡言少语的老孙头难得开口道:“既然你们重聚,我等也应当离开了。”
  
      楚江河道:“多谢孙爷爷一路照顾。”如果不是老孙头相救,他早已死在了古沉鱼的手里。
  
      老孙头道:“我们重目氏人虽然弱小,但是知恩图报。”他望着北方叹了口气道:“五大氏族内部分裂,北方极地,幽冥大军压境,仅凭风氏是阻挡不住他们的进击的,异乡人,你们也要小心。”
  
      张弛道:“我们会的。”
  
      老孙头握紧右拳在胸前捶了三下,率领族人起身,说走就走。
  
      何东来和纪昌两人回来,纪昌看到他们走了,愕然道:“怎么突然就走了?”
  
      张弛道:“完成使命自然就走了,总不能照顾你一辈子。”
  
      此时有人过来请雪女去见大祭司,张弛看出雪女和大祭司应该早就认识,不然刚才大祭司也不会挺身而出阻止宗九鹏继续出手。
  
      楚江河:“希望宗九鹏不要再追赶过来。”
  
      纪昌道:“他对你还是念念不忘,毕竟你这颗头值五十万,小子,知不知道古沉鱼为什么这么恨你?”
  
      楚江河其实心中明白,这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冷冷看了纪昌一眼道:“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会流落到这里?”
  
      纪昌意味深长道:“塞翁失马安知非福,自从来到这里,你们每个人的修为都是突飞猛进,其实就算一辈子出不去又怎样?在外面寿命不过短短百年,到了这里生命几乎可以增长三十倍。”
  
      楚江河道:“无非是自我欺骗罢了,我一定要回去的。”
  
      张弛打了个哈欠道:“月是故乡明。”人活于世最重要就是归属感,如果没有归属感别说给你千年生命,就算是万年,就算是长生不老又有什么意义?
  
      漫漫长夜无穷无尽,冷山高原偶尔传来几声凄厉的狼嚎,营地众人大都已经歇息,何东来一个人在偏僻的角落坐着,默默望着没有月也不见星的夜空,身后传来脚步声,却是张弛拎着一条羊腿走了过来。
  
      何东来道:“还没睡?”
  
      “这幽冥墟没日没夜的,生物钟都有些紊乱了。”
  
      何东来笑了起来,张弛在他身边坐下,利用枯枝升起了一堆火,开始在火上烤肉。
  
      何东来望着他娴熟的手法,脸上流露出欣慰的笑:“你控火很有一套。”
  
      张弛道:“稀里糊涂的,本来也没这个本领,可后来在枕头里捡到了一颗石头……”他没有隐瞒将自己得到火源石,后来火源石又阴差阳错被子弹击碎的事情说了,他心中已经认准了何东来就是他亲爹,父子之间有什么好瞒的。
  
      何东来一边听一边点头,张弛烤好肉,用小刀削了一块递给了何东来,又拿出一囊酒,这酒是老孙头临走的时候留下的。
  
      何东来喝了口酒将皮囊递给他,张弛也灌了一口,看到何东来大口大口品尝着自己为他烹制得烤肉,这满面的风霜想必经受了不少的辛苦,张弛忽然道:“我姓什么?”
  
      何东来愣了一下,转脸看了看张弛,看到他充满渴望的眼神,伸手从火堆上捡起了一根燃烧的枯枝,在雪地上工工整整写了一个大字——
  
      张!
  
      张弛望着何东来,如此说来隐姓埋名的那个人只是何东来,自己既然姓张,那么他和张清风的关系又是什么?忽然想起如意金的丹炉,当初解开禁止,利用天蓬尺点下清风乱翻书,何字顾不识。心中忽然茅塞顿开,张清风乃神秘局第一灵念师,此人智慧超群,学识渊博,何字故不识,他是故意不认何字。
  
      我嘞个擦,张清风应该还是我亲爷爷?他怎么可能不认识何?他是故意不认识何东来。何东来才是他亲生儿子,张国士、张国富这两个养子只是烟幕弹。
  
      张大仙人感觉头皮有些发炸,如果张清风是他亲爷爷,那么楚文熙将自己交给张清风照顾就变得很正常了,可楚文熙当年为什么要害何东来?为什么要跟林朝龙暧昧?甚至张弛一度怀疑自己跟安崇光都有关系,现在看来复杂得多。
  
      何东来喝了口酒,虽然只写了一个字,却给了张弛足够的消化时间,手中的那根树枝在雪地上画了个圈儿,将他们爷俩圈在其中,一道无形的空静结界将外界暂时屏蔽,他们之间的秘密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张弛的心头有太多疑问,嘴巴嗫嚅了好半天,终于鼓足勇气道:“你跟我……”
  
      何东来点了点头,没必要强调,也没必要说出来,闪电都闻出来了,轻声道:“有什么话你只管问,外人听不到。”
  
      “你跟我妈……”
  
      何东来笑了起来,笑容温暖慈祥:“凡事不能只看表面,这个世界上有着太多的是是非非,除了当事人自己,其他人都没有资格评判,我生性淡泊,她志存高远,她从未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从未怪罪过她。”
  
      张弛低声道:“清风乱翻书,何字故不识。”
  
      何东来道:“你很聪明,许多事你都已经猜到了。”
  
      张弛道:“这么多年,您为何不肯离开天坑?”何东来既然知道自己是他的亲生儿子,为何可以忍心丢下自己那么多年?
  
      何东来道:“其实我是个不祥之人,离你越近你反倒越是危险,如果不是我……”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又灌了口酒道:“过去的事情其实无需再提,各自安好就够了。”
  
      张弛道:“这一系列的事情是不是和通天经有关?”
  
      何东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你已经长大了,就算是没有我们你一样可以处理得很好,万事由心,不用让任何的关系成为你的困扰,我们虽是你的父母,却对你没有养育之恩,你不欠我们什么,我们留给你的只是麻烦。”他转过头望着张弛道:“答应我一件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