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积雪很厚,张弛从半空中跌落,整个人楔钉子一样楔入了雪堆里,没过多久,他的脚就被人给抓住往外拖。
  
  张弛被从雪堆中拖出来,看到银发散乱的雪女在他身边气喘吁吁地坐着,胸膛起伏的幅度有点大。雪女留意到他的目光所指,又故意把胸膛挺了挺。
  
  张大仙人道:“没事吧?”
  
  雪女双手抚胸道:“没事!”
  
  张弛叹了口气,这妮子脑袋是不是摔糊涂了,我特么是问你人有没有事,又不是问你胸有没有事。
  
  雪女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望着张弛道:“主人,你对我真好。”
  
  张弛道:“我对谁都好。”他从雪地上站起来,先抬头看了看天空,大雪弥漫,穷尽目力也没发现宗九鹏和三头鹫的影子,稍稍放下心来,爬到前方雪岭高处,向四周张望,没有看到秦绿竹他们,心中有些纳闷,三头鹫带着他们并没有飞出太远,感觉上连一公里都没有,为什么会看不到己方的队伍?
  
  雪女比张弛要明白发生了什么,小声道:“主人,宗九鹏会空间瞬移,以他的能力完全可在二百里的范围内自由跳跃,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张弛尝试和闪电取得联络,可几度尝试都没有成功建立起交流,也只能作罢,估计是双方距离太远的缘故。
  
  张弛首先想到得是他们会不会被宗九鹏又带回北荒,雪女让他不用担心,目前他们所在的地方就是冷山高原,雪女在风雪中辨明了方向,虽然都是白雪皑皑,可北荒地势平缓,冷山高原地势高低起伏,山峦众多,雪女到了这里如鱼得水。
  
  她聚灵为冰,制成了两个滑雪板一样的物件,利用山峦的坡度向下滑行,张弛很快就掌握了技巧,两人在风雪中你追我赶,倒也颇为开心惬意。
  
  虽然和同伴暂时分开,不过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北冰城,按照雪女所说,最多五天他们就能够抵达北冰城,到了那里大家又可以重聚。
  
  两人赶路的过程中时刻不忘警惕,宗九鹏老奸巨猾,再加上他的三头鹫神出鬼没,不知何时就会发动突袭。
  
  休息的时候雪女负责开挖雪洞,两人身上也没带干粮,还好有雪女在,她对冷山高原了如指掌,从雪面下挖出一种名为雪融果的植物,外形长得有点像山药,又粗又长,用小刀削掉外皮,直接生吃,脆生生甜丝丝,味道相当不错。
  
  两人在雪洞里躺着,虽然外面寒风呼啸,可雪洞里面却静谧温馨,雪女毫不顾忌地偎依在他怀里,手臂还主动抱住他的腰。
  
  雪融果有滋阴壮阳的功效,张大仙人吃了不少,感觉还是产生了一些效果,听到雪女均匀的呼吸声,感觉她应该睡着了,大手悄悄落在雪女的胸膛上,没有困意,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花点时间了解一下雪女和正常女性有什么分别。
  
  雪女在他怀中蠕动了下,张大仙人赶紧停下不动,趁人之危毕竟不是君子行为,雪女翻身,长腿压在他的身上,温暖大腿的压力顿时增加了这货的膨胀系数。
  
  伽利略说过给他一个支点他能支起整个地球,张大仙人发现自己不用支点就能顶起雪女的整条大腿。
  
  黑暗中听到雪女笑了起来,原来她一直都在装睡。
  
  张大仙人明知故问道:“笑什么?”
  
  雪女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微凉的手直接探入了他的裤裆里。
  
  张大仙人打了个激灵,一低头碰到了雪女支棱起来的两支滚烫的耳朵,好像她比自己还要激动呢,张大仙人把仁义道德扔到了九霄云外,翻身将雪女压在了身下,两人手忙脚乱地去解开对方的腰带。
  
  张大仙人准备叩关攻城之际,却听雪女低声道:“有人来了。”
  
  张弛吃了一惊,这特么是谁啊?来得真是时候,虽然色迷心窍,可心中丝毫不敢大意,趴在雪女身上一动不动,雪女附在他耳边小声道:“三十二个。”
  
  从人数上已经基本排除是己方人员的可能。
  
  雪女道:“他们没发现我们,距离半里地左右,已经扎营。”
  
  张弛低声道:“怎么办?”
  
  雪女将他推到一边,张弛暗叹这下彻底凉了,准备灰溜溜滚到一边睡觉的时候,雪女却又翻身趴在了他的身上,一手捂住张弛的嘴巴,张大仙人用力吸了一口气,双手抓住积雪瞬间捏出了两个雪球。
  
  张大仙人四仰八叉地躺在雪洞里,喷出的灼热气息已经将头顶的雪层融化,啪嗒!一滴雪水落在脸上。
  
  雪女蜷伏在他的身边,一双杏叶般的耳朵变成了粉红色,软踏踏地耷拉在头顶,附在张弛的耳边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耳垂:“主人,您满意吗?”
  
  张弛点了点头,男人就应当含蓄一点,沉默是金,偷吃这种事千万不能张扬,伸出手捏了捏雪女粉嫩的耳朵。
  
  雪女道:“外面的人应该都休息了,你睡吧,我来守夜。”
  
  张大仙人闭目睡了过去,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雪女对自己的奉献其实是对主人的取悦,远未上升到爱情的高度,事实上幽冥墟中男女之间的关系和外界完全不同,更多的是利益结合,为了满足彼此的需要,雪女虽然是风氏,但是她的血统并不纯正,乃是混血,对她来说从一而终的感情还不如契约来得更有约束力。
  
  不知睡了多少时候,张弛被外面的说话声惊醒,雪女一直都没睡,倾听着外面的动静。
  
  听到一个男子道:“昨天红岩垭口死了不少人,黑月氏和山蛮氏的人都有,全都是战士。”
  
  一个女子叹了口气道:“协议上写明,在我们风氏驻守冰雪长城的七年,除非我们主动邀请,其他氏族的军队不会出现在冷山高原的境内。”
  
  “他们的话能信才怪,重目氏之所以被灭族还不是因为他们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现在的北荒已经成为了山蛮氏和黑月氏的势力范围,重目氏幸存的那些人多半已经沦为奴隶。”
  
  女子点了点头道:“大祭司曾经劝过领主,当初应该帮助重目氏对付黑月氏的,只可惜领主一意孤行,不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