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你别小瞧了天山派。虽然这个门派位于偏僻的西陲之地,但在内功心法上,绝不输于少林的易筋经内功,以及武当的内功心法。所以,天山派是以剑法、内功心法和暗器,驰名天下。所谓的暗器,就是指天山神芒,不像是唐门专注于暗器。”
  
  “天山派曾经辉煌过,这个门派最近也没出什么了不起的人。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凌皓。还有,你看天山派的其它弟子,个个丰神内剑,显然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赵旭向天山派望了过去。
  
  经徐灵竹一提醒,果然发现天山派的门下弟子与众不同。看来,这些弟子个个功夫不俗。
  
  如果说,这次武林大会哪个门派是黑马的话,那么非“天山派”莫属。
  
  台上!
  
  凌皓一记强大剑气,将丐帮的田长老击退之后,得势不饶人,冲上去就是一番“回旋连环剑”的招式。
  
  徐灵竹一边观看,一边对赵旭讲解着。
  
  说:“丐帮似乎只有打狗棒法传了下来,内功心法,以及掌法,都不如以前了,着实可惜啊!”
  
  “没有了内力的支撑,光有打狗棒的招式,丐帮的田长老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在凌皓的一番冲杀之下,已经将丐帮的田长老逼到了擂台的一角。
  
  丐帮来的人,个个一脸紧张的神色。
  
  见田长老被凌皓杀得颇显狼狈,心里对田长老的安危非常担心。
  
  毕竟,凌皓这小子出手狠辣,一上来就将“白光府”的少主给刺死了。
  
  有了前车之鉴,谁知道凌皓会不会对田长老痛下杀手?
  
  凌皓将丐帮田长老逼到一角之后,众人都以为田长老马上要落败了。
  
  没想到田长老突然来了一招“棒挑癫犬”,破了凌皓的攻击。
  
  他等的就是凌皓近身的机会。
  
  手中的木棍在凌皓腿上一绊,差点儿将凌皓绊倒。
  
  凌皓以狼狈的姿势闪开之后,目露寒光,瞪着田长老怒声说:“臭叫花子,这是你逼我的。”
  
  说完,手腕一抖,一抹金灿灿的东西朝田长老射去。
  
  那金色的东西在空中光芒大盛,刺得田长老睁不开眼睛。
  
  就在田长老伸臂去挡的时候,凌皓持剑冲天而起,手中的长剑对着田长老的胳膊狠狠斩了下去。
  
  一旦被斩中,那么丐帮田长老的胳膊肯定废了。
  
  电光火石之间,就听“叮!”地一声,凌皓手中的长剑,居然把持不住,被打飞出去。
  
  噗!
  
  天山神芒射中田长老的肩窝部位。
  
  田长老被天山神芒的余劲,震得向后一连退了五步。
  
  好在,只是受了轻伤,并没有性命之忧。
  
  凌皓的致命一击,被人挡了下来。
  
  他被震得手臂发麻,环顾四周怒声说:“哪个鼠辈暗中伤人?”
  
  赵旭早就瞧见是徐灵竹以一枚硬币,将凌皓手中的长剑打飞出去。
  
  一听凌皓出言不逊。
  
  缓步走上前说:“凌少侠,你发出的暗器,足以伤了丐帮的田长老,又何必断他手臂?”
  
  凌皓以为是赵旭出手相助丐帮的田长老,怒声说:“姓赵的,你要是不服气,可以亲自下场来比试,暗中伤人算什么东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