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田长老一听,寒暄着说:“原来是赵会长!”
  
  “田长老,你认识杭城马家的马老前辈吗?”
  
  “认识啊!不过,我也很久没见到他老人家了。”田长老说。
  
  赵旭一听,面露失望的神色。
  
  还以为,丐帮的人知道老叫花的去处呢。
  
  “那若是你们丐帮见到马老前辈,帮我通传一下,说我找他。”赵旭说。
  
  “好的!”丐帮的田老长点了点头。
  
  赵旭刚走回去,一位长相儒雅的中年男士,缓步走了过来。
  
  对赵旭自我介绍说:“你好赵会长,我是金蝉书院的伏晋。”
  
  “你好,伏先生!”
  
  赵旭与伏晋握了握手。
  
  立马察觉到,伏晋这人的内功,至少是天榜前二十的修为。
  
  心中一惊!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金蝉书院”都有深藏不露的高手。
  
  这些书院,相当于武校。但比普通的武校厉害多了。
  
  对于学生的入校选拔,可以说非常严格。
  
  在赵旭看来,像“炎黄书院”、“青阳书院”和“金蝉书院”之流,都是一些教学死板的地方。
  
  如此看来,还真是小瞧了这些书院。
  
  伏晋对赵旭说:“赵会长,内力深厚,在下佩服!佩服!”
  
  伏晋同时也觉察到赵旭的内力修为深不可测。
  
  松开手后,对赵旭说:“赵会长,你能不能抽空的时候,到我金蝉书院一行,帮着学生答疑解惑。我知道赵会长不差钱,但为了聊表谢意,可以为赵会长支付十万块钱的讲课费用。”
  
  “讲课?”
  
  赵旭苦笑着说:“伏先生,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的武功学得杂七杂八,哪有资格为你们书院的学生讲课。”
  
  “赵会长过谦了!您的大名,伏某早已经如雷贯耳。我们书院一直想请一位神榜高手,帮着学生答疑解惑。但赵会长也知道,神榜高手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算我们出一百万一节课的费用,也请不来神榜高手来为学生答疑解惑。”
  
  “赵会长年纪轻轻,就已经跻身于神榜之流。所以,希望赵会长,能赏个脸面。”
  
  “这......”
  
  赵旭面露为难之色。
  
  伏晋以为赵旭不会答应,叹了口气,说:“如果连赵会长都拒绝的话,那么恐怕没有人,愿意为书院的学生答疑解惑了。”
  
  “你们金蝉书院有多少学生?”赵旭好奇地问道。
  
  “一共一百三十七人。”伏晋解释说:“我们金蝉书院,对入校学生的标准十分严格。所以,人数并不多。但这些学生,无不是天赋上佳之人,是武林未来的栋梁啊!”
  
  在赵旭看来,武功大多都以传承为主。
  
  就是师父教徒弟这一类的教法。
  
  要是用学校的模式来教学生,教出来的学生大多一个模子、千篇一律。
  
  想了想,说:“好吧!那等我有时间的时候,可以去你们金蝉书院去瞧瞧。如果,这些学生真的有伏先生说得这种情况,我会为他们答疑解惑的。至于费用方面,我就不收取了。既然你知道,我是临城商会的会长,就应该知道我不差这十万块钱。”
  
  “不过,提前说好,我无法答应你具体什么时间去。总之,在一年的期限里,我会去你们金蝉书院一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