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找到回家的路!
  
  chapter65
  
  八月的梁城,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阳光铺天盖地,亮灿灿的晃人眼。
  
  宋冉将车停在干部家属院筒子楼前的空地上,一下车,热浪扑面而来,她出了层薄汗,从后备箱里拎出几大包购物袋,上了二楼。
  
  开门进去,家里安安静静的,阳台上窗帘拉了一半。客厅里一半明媚,一半阴凉。
  
  宋冉换了拖鞋,轻手轻脚进去,主卧的房门掩阖着。过去三个小时了,里边仍没有动静。
  
  她将果蔬鱼肉放进冰箱,油盐酱醋放进厨房。过期的打包收走,扔去楼下垃圾桶。
  
  再回来时,军医从卧室里出来。宋冉迎上去,透过阖上的门缝瞥了一眼,李瓒躺在床上,阖着眼睛。
  
  军医对她做了个手势,两人去了客房。
  
  宋冉轻轻关上客房的门,回头:“林医生,他情况怎么样?”
  
  “很不乐观。”一直负责李瓒心理问题的军医叹了口气,说,“我建议送他去精神病院。”
  
  宋冉心头一凉,呆了一会儿,无措地拿遥控器开了空调,又握着遥控器站了会儿,才问:“这么严重吗?”
  
  “很严重。我接触过无数例患有PTSD的军人,他是最严重的一类。将来,他要么会杀人,要么会自杀。”
  
  他说完,又补充一句:“不过杀人的极少,大部分都是自杀了。”
  
  空调的风呼呼吹着,宋冉裸.露的手臂上汗毛竖起:“可……我把他从东国带回来,他一路上都很乖,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
  
  军医问:“是吗?”
  
  宋冉不做声。
  
  这一路回来,她始终守在他身边。在机场,得到东国政府特许,不过安检。回来的飞机上,头等舱里也没有其他客人。
  
  “那是因为你能安抚他,也因为他没有碰上刺激源。可一旦碰上刺激源,他眼前的世界会立刻变成战场。楼房在他眼里是着火的废墟,汽车是坦克,噪音是枪响,陌生人是敌军,或许一把长伞都是步.枪。他在那种情况下会做出什么反应?我想你应该猜得到,或许你还见过。”
  
  “这样的士兵我见过太多。战争结束了,但他们也回不来了。”他道,“因为战争从来就不仅仅是带走了死者的生命,也吸走了幸存者的魂灵。”
  
  宋冉动了动嘴皮:“送去精神病院……就能治好吗?”
  
  军医沉默半刻,只说:“送去精神病院,用药物和管制来抑制他的精神,减少思维活跃度,他或许就不会做出偏激的行为。”
  
  宋冉怔住:“所以治不好?要把他关在精神病院里……一辈子?”
  
  军医不正面回答:“我早年在美国学习的时候,见过很多战场上回来的士兵。所有人都有或大或小的精神问题。只不过严重程度不同。而像李瓒这种程度的那些人,基本上不可能再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宋冉扶着墙壁,没说话。
  
  “战场上有个词,叫幸存者。幸存者,像是很幸运的意思。可见多了案例,我发现这个词是个诅咒。牺牲了的都是英雄,一了百了,活下来却很难。渐渐随着时间淡去,无人问津。很多年前,我回美国探望过一位从纳粹手下逃出的战俘,他是二战时期的老兵,受尽折磨,身心都是伤痕累累。他在精神病院里过了一生,临终前记忆仍停留在二战时期。死的那天是圣诞节,街上很热闹,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下了很漂亮的雪。”
  
  宋冉听他讲完,许久,摇了下头,说:“阿瓒不会孤苦伶仃地过一生,我会一直在他身边。”
  
  军医说:“宋冉,他现在已经分不清现实和幻象。他的心始终没法回家,还在东国的战场上漂泊。有时在他心里,真实世界的你甚至都是他的幻象。”
  
  宋冉眼圈红了,抬起头来,微笑说:“正因如此,我更不能把他一个人丢下。”
  
  军医没说话。
  
  显然,面前的女孩还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很多家属起先都不愿把病人送进精神病院,可日复一日的照料和看不见光的未来,会一点点消磨掉人的耐心。
  
  他说:“不论如何,我会定期过来看望,希望能帮到你。”
  
  “谢谢。”宋冉说,“麻烦你了,林医生。”
  
  军医走了。
  
  宋冉关上门,在门廊里静静站了一会儿,回头见半掩的窗帘在客厅留下一片阴暗。她走上前去将窗帘拉开,让阳光铺满客厅。
  
  她轻手轻脚走回卧室。
  
  李瓒还没有醒来。
  
  窗帘拉着,光线昏暗,他在睡梦中蹙着眉,神色有些辛苦。两手握拳放在腹部,紧紧揪着空调被。
  
  宋冉拿起空调遥控器,调低了一度。“滴”一声响,李瓒瞬间睁眼,面目戒备,正要跳起床,转眼看见宋冉,又怔了怔。
  
  他微扬的头颅缓缓落回枕头里,胸膛的起伏缓了下去。
  
  他静静看她,半晌了,哑声说:“好像做噩梦了。”
  
  宋冉就冲他微微笑了。
  
  她多希望过去的大半年,他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而已。
  
  “我想跟你一起睡,又怕太热,就调低了温度。”她爬上床,掀开薄被搂住他。
  
  他问:“我爸爸呢?”
  
  “回江城了。说下周再来看你。”
  
  “哦。”
  
  刚醒的瞬间,他嘴唇上惊出一层薄汗。
  
  宋冉抚了抚他汗湿的嘴唇:“阿瓒,你梦见什么了?”
  
  他静了许久,说:“死了很多人。”
  
  很多陌生的人,还有本杰明,还有……
  
  “还有你。”
  
  “可我没有死啊,你看,我脖子上的伤早就好了。一点儿都不深。”她握住他的手,抚上自己的脖子。
  
  他的手在抗拒,但她用力把他的手摁在她脖子上。
  
  他呼吸急促,心跳剧烈,手指触着她那道伤疤,指尖感受到了她脖子上血脉搏动的力度。
  
  “伤已经好了,阿瓒,早就好了。一点儿都不疼了。”
  
  李瓒盯着那道疤看了许久,目光缓缓上移,手指也跟着移上去,触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
  
  宋冉骤然明白,说:“现在不是做梦,我是真的。”
  
  她伸手关了空调,风声停息,房间安静下去。
  
  炎热的夏日午后,室内升腾起一丝回热。
  
  她翻了个身,伏趴在他身侧,低头凝视着他。她手心炙热抚摸他的脖子,要让他清楚地感受到她身体的温度。
  
  她抓住他的手捂在胸口。她的心脏仍鲜活地跳动着,轻轻冲击着他的掌心。
  
  宋冉低下头去,吻住他的嘴唇。
  
  他睫毛颤了一下,有些生涩,但渐渐,她熟悉的气息安抚了他。
  
  那并不是一个深吻,很浅,只有唇瓣轻缓地含贴着,摩挲着。鼻尖轻轻蹭着,气息交缠。
  
  阳光从窗帘缝隙里洒出来,薄被内,温度缓缓升高,唇边渐渐泌细汗。她没有停下,长久地轻吻着他,带着满心的依恋与疼惜。他应该能感受得到,她跳动的心,她温热的吻。
  
  他感受到了,所以他的手搂住了她的腰;他的唇给了她回应。
  
  ……
  
  相拥而眠,睡到太阳落山才醒。
  
  宋冉下床拉开窗帘,暖融的夕阳照进来,橙色一片。屋内吹着空调,凉暖交替。
  
  李瓒睡醒了,揉着眼睛坐起身,身子晃了一下。
  
  宋冉立刻回去他身边,握住他手:“头晕么?”
  
  “还好。”他表情怔忡,似还没醒。
  
  “先喝点儿水。”宋冉把床头的凉水递给他。
  
  他慢慢喝完大半杯。
  
  “我去给你做饭。今天买了很多好吃的菜,还有黄骨鱼。卖菜的爷爷说是从江里捞的,野生的呢。”
  
  “好。”
  
  宋冉去了厨房,套上围裙,洗手做汤。
  
  李瓒下了床,扶着墙壁慢慢走出卧室。
  
  客厅里的空调才开,空气炎热。
  
  他扶着门框,站在冷气和炙烤的交界线上,看看四周。这似乎是他熟悉的家,阳台上铺满夕阳,他的衣服全洗好了,晾在窗台上,随着微风摆动。
  
  他听到厨房里锅碗瓢盆在响,看见宋冉在里头忙碌,蒸米饭的香味飘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