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找到回家的路!
  
  chapter62
  
  宋冉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她用力睁眼,想看清什么,可世界一丝光线都没有,只有时不时传来的枪声,有时候很近,有时候很远。
  
  她四处摸索,想跑,却跑不脱,也找不到方向——她的脚无法触到地面,有人紧紧抱着她,在黑暗中奔跑。
  
  她知道那是阿瓒。
  
  她听到了他的呼吸声,粗沉,急切,紧张,恐惧;她看不见他,她想摸摸他,却也摸不到。
  
  她慌极了,喊他,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她明明没有用力,却很累很累,神思一晃,就昏迷了过去。
  
  等意识再回笼,依旧是黑暗。这次,她听见了哭声。阿瓒的哭声。
  
  低低的,带着无尽的心酸和苦楚,说:“冉冉,你带我走。”
  
  她心都碎了,寻着声音去找他,想要抱住他,可她什么都抓不到。他的声音仿佛来自虚空,她碰不到他。
  
  周而复始,无穷无尽。
  
  她在这样的梦境反反复复,苦苦挣扎,最终仍是什么都握不住,最终仍是一次次在混沌中失去意识。
  
  她在那个黑暗的世界里走了不知多久,直到有一天醒来,眼前依旧一片漆黑。但这次,有什么不一样了。
  
  她动了动手指,抓到了病床的床单。
  
  下一秒,传来陌生的呼喊,是中国人,女性:“V3号房病人醒了!”
  
  紧接着,一堆陌生的声音涌进来,全是中文。有医生给她检查身体,问她各个部位感觉如何,有护士拉着她的肢体贴金属片,她什么也看不见,又慌又惊:“阿瓒呢?”
  
  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阿瓒是谁,他们抓着她给她检查,问她问题。她挣脱不动,被摁在床上,一个护士说:“你需要换眼角.膜,但目前眼角捐献要排队,可能得等一个多月。你不要慌张。我们已经通知你妈妈了,她很快赶过来。”
  
  正说着,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冉冉?”
  
  是何山然。
  
  宋冉一怔,知道自己回到帝城了。
  
  医生跟何山然交流着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没过多久,病房安静下去,只剩了何山然。
  
  他坐到床边,隔着袖子握了握她消瘦的手臂,安慰:“冉冉别怕,你回国了,很安全。眼睛不用担心,等眼角.膜……”
  
  “阿瓒呢?”她循声转头去看他,目光涣散,瞳孔漆黑,“李瓒呢?”
  
  何山然微笑:“他还在东国。再过一个月才能回来。”
  
  她怔了怔,问:“我睡了多久?”
  
  “没多久,昏迷了两三天。”
  
  “怎么……好像过了很久?”
  
  “昏迷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受。”
  
  “现在是二月?”
  
  “对。二月十号。”
  
  她喃喃:“二月怎么不冷?”
  
  “你忘了,这是北方。屋子里有暖气啊。”
  
  病房门推开,
  
  “冉冉!”冉雨微的声音传来。
  
  “妈妈……”宋冉鼻子骤然一酸,慌忙朝她伸手,下一秒就被冉雨微揽进怀里,紧紧搂着。
  
  “你吓死我了。”冉雨微的声音里竟有一丝少见的颤抖和哽咽,“冉冉,你吓死妈妈了!”
  
  何山然说,那枚子弹虽然打到她的喉咙,却也打偏了。子弹擦过下颌骨时,她活活痛晕了过去,因失血过多而休克。抢救过后,昏迷了两三天才醒来。
  
  只有两三天吗?
  
  宋冉觉得伤口一点儿都不疼。她试着伸手去摸,只摸到缠着的纱布。
  
  隔着纱布,她摸不清楚,还摸着,冉雨微忽说:“今天早上阿瓒给你打电话了。”
  
  她的手落了下去,眼眸抬起来,眸子里没有半点光亮:“你接到电话了?”
  
  “你的手机一直是我拿着。他说要执行一个比较大的任务,后边一个月可能没法联系你。但等任务完成,就会回国了。”
  
  “真的?”
  
  “是啊。我怕他担心,跟他说你恢复得很好,眼角.膜也快找到了。”
  
  “哦。”
  
  “所以你先休养,等养好了身体,换了眼睛。他刚好就回来了,好不好?”
  
  宋冉轻轻落了口气,说:“好啊。你有没有跟他说注意安全?”
  
  “说了。”
  
  “那就好。”
  
  她没讲多久,有些累了,说想睡觉。
  
  何山然叮嘱她休息,先离开了;冉雨微也跟着出去询问宋冉的病情。
  
  宋冉躺在床上,听见他们关门的声音,缓缓睁开眼。
  
  面前一片漆黑。
  
  她听到走廊里他们彻底走远了,她慢慢坐起来,摸索着下了床。她在黑暗中摸着墙壁,一点一点往前挪。沿着墙壁一路摸过沙发,柜子,墙角,终于摸到了窗台。
  
  她微微屈膝,手指往下试探,摸到了冰凉的暖气片。
  
  她心头一凉,慌忙扒拉住窗户,摸了一道,玻璃上分明透着暖意。她手指沿着窗棱迅速摸索,终于找到开关,猛地拉开窗。
  
  热烈的风和阳光涌了进来。
  
  她站在直射的阳光下,心口冰凉。这个天气,至少已经五月底。
  
  她昏迷三四个月了,而李瓒他没有回来。
  
  ……
  
  又过了一个月后,宋冉终于等来了眼角.膜,做完了手术。
  
  手术很成功,睁开眼的时候,她看到何山然微笑的脸庞。
  
  宋冉呆呆看着他,笑不出来。
  
  冉雨微问:“冉冉,眼睛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宋冉看向她,说:“我能出院了吗?”
  
  冉雨微一愣,看着女儿的眼神,突然就明白了。没能骗过她。
  
  自她醒后这一个月,她仿佛对时间失去概念。她不愿出门,不愿讲话,每天都沉睡在黑暗里,也不问李瓒的事。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她不愿意问,她要自己去求证。
  
  何山然说:“先留院观察几天,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我给你开些药。”
  
  “谢谢医生。”宋冉说。
  
  她第一时间查了东国的战况。
  
  时间已过去四五个月,仓迪终于收复了。
  
  自此,政府军收回了全国83%的领土,国家已开始重建。反军苟延残喘,而恐怖组织也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和削弱,逼退回北部边境线上。
  
  出院第一天,宋冉坐上了去往江城的飞机。
  
  罗战见到她时,意外,惊喜,又掺杂着几不可察的紧张惭愧,问:“你身体好了?”
  
  “没问题了。”宋冉微笑,“政委,我是来找阿瓒的。”
  
  罗战虽有预料,可一时间竟也无法面对她:“你妈妈……没跟你讲?”
  
  “讲了。”宋冉说,“我妈妈说阿瓒失踪了。”
  
  罗战慢慢坐到椅子上,低下头,抓了下头发:“宋冉,有些具体的事情你不知道……”
  
  “我知道。”她轻声打断他,“你要跟我说阿瓒违反规定跑出去当雇佣兵了吗?政委,我不信的。我知道阿瓒是去执行任务了。他没能回来,你们就算他任务失败了吗?你们就不要他了,不管他了是不是?就连找都不找了,让他自生自灭是不是?政委,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的。”
  
  “宋冉,我们找过。可找不到他。”罗战痛心,“他从五个月前的那天起就消失了。”
  
  “什么叫消失了?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就消失了?”宋冉哽了一下,微吸一口气,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就是死了,你们也要把他的尸体还给我。”
  
  罗战眼睛微湿,拿手遮掩着,撑住额头:“宋冉,阿瓒是我最喜欢器重的部下,可以说我是看着他成长的。我们名义上说不管,私下做了很多努力。你母亲应该不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我告诉你。那天,你被恐怖分子带回据点。阿瓒一个人闯进去救你,杀了四五十个恐怖分子。但他没有出来。而恐怖分子大半的兵力在医院,结果遭到库克兵顽强反击,导致他们伤亡惨重,当晚就抛弃了仓迪寺据点,走的时候把他们的死者和掳来的死者混在一起碎了烧了。视频公布后被封了,但我这里有,你现在想看吗?”
  
  宋冉脸上没了一丝血色,却仍固执道:“没找到尸体,就不能证明阿瓒死了。”
  
  “东国条件恶劣,没办法对那些毁掉的尸体做分析。假使里边没有阿瓒,他活着的可能性也不大。”
  
  宋冉听完,慢慢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那政委,我先走了。”
  
  “宋冉,阿瓒真的可能死了,而且死了很久。快半年了,很可能都变成了骨头。”
  
  宋冉的背影单薄而消瘦。病床上躺了半年,她如今像个纸片儿人。
  
  她没有回头,语气也很轻,说:“那我去把他的骨头捡回来。他不想留在东国的。他跟我说过,说他想回家了。”
  
  宋冉买了次日的机票去伽玛。
  
  十个小时的飞机,她太累了。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在那样短暂的梦里梦见了阿瓒。
  
  她的眼睛分明好了,可梦里依然一片漆黑,看不到阿瓒的脸,也摸不到他的身体。只有他低低的哭声。
  
  这样的梦是什么意思?
  
  像是某种不好的预兆。
  
  仿佛他真的去了一个黑暗而安静的地方。
  
  是地下吗?
  
  宋冉心痛欲裂,醒来的时候,面颊上泪水两行。
  
  落地时间是七月一号的下午三点。伽玛气温已超过四十三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