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找到回家的路!
  
  chapter17
  
  傍晚的加罗城是热闹的。尤其军队驻地附近这几条街,店铺照常营业,行人往来如织。小孩子在街边踢皮球,也不用担心下一秒碰上意外。
  
  宋冉跟着李瓒往回走,街上人声嘈杂,他俩却一路没怎么说话。
  
  他不讲话,她揣测不出他心思,干脆也闭嘴不语。
  
  李瓒倒不是心情不好,而是耗了一天,实在疲乏。
  
  路经一家当地餐馆,烤肉飘香四溢。
  
  李瓒扭头问她:“饿了没?”
  
  宋冉原打算回住处吃的,反问:“你饿啦?”
  
  “嗯。”
  
  “……那就在这儿吃吧。”
  
  餐馆里客人不少,但大部分是附近驻地的维和兵,陡然走进来一个女性的外国人,士兵们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往宋冉身上瞟。
  
  李瓒有所察觉,轻声说:“你要觉得不舒服,我们换个地方。”
  
  宋冉不愿麻烦,道:“不用。我也不是美女,没什么好看的。再说,这家烤肉闻着很香。”
  
  李瓒怕她不自在,选了最外边靠街道的桌子。两人点了特色的烤肉,面饼和煮豆子。等上菜的功夫,李瓒忽然微笑一下,说:“怎么就不是美女了?”
  
  “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宋冉小声说,见他笑了,知道他心情不差,这才发问,“那边不会有问题吧?”
  
  “哪边?”
  
  宋冉拇指往身后指了指——美军驻地的方向。
  
  “没问题。”李瓒说,“这种人,打服了就好了。”
  
  宋冉没料到他会说这种话,没忍住笑了。
  
  “你笑什么?”
  
  “没。”她摇头。
  
  说话间,老板端上了切好的烤肉面饼和煮豆,外加一小盆清水,洗手用。
  
  李瓒下巴指了下小铝盆,说:“你先洗吧。”他扬了扬自己的手,“我这手下去,水就黑了。”
  
  “噢。”宋冉将手浸在水里,轻轻搓两下。
  
  李瓒瞧着,第一次注意到女生的手竟会那么细腻,白白嫩嫩的,小小的;他看了半晌,悄然移开目光。
  
  很快,宋冉把铝盆推过来给他,他洗完手,又将脸随意擦了下。
  
  面饼卷上烤肉,缀上煮豆子,别有一番滋味。宋冉一口气吃了四张卷饼,一碗煮豆,很快就饱了。
  
  不知是不是军营里带出来的习惯,李瓒吃饭时很安静认真,并不讲话聊天。卷肉的时候,烤肉片一块块摆在面饼上排列得整整齐齐,然后叠被子似的将面饼皮层层叠好。这才送到嘴边。
  
  宋冉有些忍俊不禁,但也没开口打扰他。
  
  街边有个维和兵经过,手里抛着一颗苹果。宋冉瞅见,随口说:“这里的苹果超级贵。”
  
  李瓒正咬下一口面饼,抿着嘴巴抬头看,那人抛着苹果走远了。他问:“你喜欢吃苹果?”
  
  “也还好吧。”宋冉说,“但加罗没有别的水果。”
  
  吃完饭结账,李瓒付的钱。
  
  宋冉不太好意思,说:“我们AA吧?”
  
  李瓒看向她:“宋记者,不要太客气了。”
  
  宋冉于是没再坚持。
  
  回去的路上,她确认了句:“本杰明下次不会找你麻烦吧?”
  
  “不会。”
  
  接下来几天,如李瓒所说,联合作战队的士兵们谁都没再找过他麻烦,甚至纷纷对他转变态度。尤其在见识他的拆弹能力后,本杰明逮着空儿就找他聊天说笑。
  
  宋冉想起第一次见本杰明时他的嘲笑以及后来那句seeyou,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本杰明这人就是欠虐。
  
  集训结束后,宋冉照例将剪好的视频送去给罗战审查。这段纪录片不会在梁城卫视放送,而是直接在国家新闻频道和军事频道播出。
  
  视频从李瓒参训前期被“特殊对待”,讲到后期和各国士兵融成一片。打架那段宋冉没录下,但和本杰明的两次摔肩摩擦被记录了下来。故事讲述到最后,一个由拆弹兵、狙击手、防空兵、远程炮兵、医疗兵等人组成的联合特战部队正式成立。而李瓒的存在是这队伍中的关键一环。
  
  罗战看了之后非常满意,连夸她做得好:“宋冉,你对细节和整体的把握太棒了。我看你天生是做记者的料。”
  
  “没有啦。是……李上尉表现太优秀了。”
  
  “这小子的确有一套。”
  
  宋冉说:“我觉得,他特别清楚自己要坚持的东西。”
  
  “是啊。这样的年轻人,难得啊。对了,排雷那期节目播了吧?”
  
  “上周末播了。”
  
  罗战笑道:“阿瓒那段播出去后,是不是一堆小姑娘来打听?”
  
  “嗯。……电视台接到一堆电话。”
  
  “也好,打打广告,回去了给这小伙子挑个好女朋友。”
  
  宋冉迟疑一下,终于说:“李上尉好像有女朋友了,还是我们电视台的呢。”
  
  “哪儿啊。”罗战摆摆手,“他指导员给安排的,见了几面,他不喜欢。没谈成。”
  
  宋冉一愣。
  
  ……
  
  菜地里,几个士兵在给菜秧子浇水。畦田上,西红柿转红了,黄瓜也长大了许多。
  
  宋冉坐在一旁围观,时不时四下望望。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他回宿舍一定会从这里经过。但等了二十多分钟,也没见着他人影。
  
  宋冉拍拍屁股,起身往外走,忽听一段口琴吹奏的《天空之城》,悠扬的曲调从操场那边荡过来。
  
  她绕过营房,就见一队士兵刚结束完一天的事务,有的坐在地上休息放松,有的正往营房走。而李瓒坐在台阶上吹口琴。
  
  宋冉想起上次去他宿舍借梳子时,他抽屉里就放着一把口琴。
  
  她顺着那悠悠的曲调走过去,在他身后的两级台阶上坐下,托腮静听。操场上,黄沙漫漫,夕阳挂在天边,像一颗咸蛋黄。
  
  李瓒吹完了,口琴在手指间转动一圈,抬头看向远方。他余光察觉到什么,回头一看,见是她,意外之余,一抹微笑在唇角缓缓绽开:“什么时候来的?”
  
  “刚才经过,听见你吹口琴,就坐下听了会儿。”她说,“也准备要走了。”
  
  “噢。”
  
  几个战友要回了,叫他一起。
  
  李瓒看宋冉,低声:“先走了。”
  
  她点点头,见他擦身而过,“李警官……”她又叫错了。
  
  “嗯?”他回头。
  
  “那天你说加罗城形势不稳定,不要乱走。但我明天需要上街拍摄,走那几条道会安全一点儿?”
  
  “第五大道,第……”李瓒停下思索,说,“明天我们去巡逻,你要不跟着一起?”
  
  她抿抿唇:“不会给你添麻烦么?”
  
  他轻笑起来:“你能给我添什么麻烦?”
  
  她心跳一漏,轻轻点头:“好啊。”
  
  “行。到时一起。”
  
  “那……”她还没好意思开口,他说,“上午九点?”
  
  “好。”
  
  “驻地门口见?”
  
  “嗯。”
  
  ……
  
  宋冉哼着天空之城的调调,回到旅馆,一进门就把行李包翻了一遭,挑出一件裸粉色的外套打算明天穿。趁着没停水她赶紧洗了头洗了澡。头发半干的时候绑了条麻花辫盘在头上,明天就有卷发了。
  
  晚上九点,太阳渐渐西下。外头天还是亮的。宋冉这几天太累,有些犯困,早早上床睡觉了。
  
  上午六点,一通电话把她吵醒,是电视台。东国局势突变,她有了新任务——去东国和埃国的边境城市哈颇,报道边境难民。即刻出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