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找到回家的路!
  
  chapter12
  
  李瓒的宿舍不大,四人住,两张上下铺。军绿色的被子叠成标准的豆腐块。另有两张桌柜两把椅子,窗台上放着搪瓷缸和洗漱用品。其他地方异常整洁一尘不染,没看见换洗衣物,应该是收进柜子里了。
  
  宋冉读大学时去过男生宿舍,里头乱七八糟全是味儿。现在看来,军人果然是不同的,纪律渗透进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室内除了淡淡的汗味,还有一丝肥皂香。
  
  一方夕阳从窗户里斜进来,软软地铺在地上。
  
  宋冉站在阳光的这头,表情困窘,头发鸡窝似的,还在吧嗒吧嗒滴水。
  
  李瓒拉开抽屉,她趁机瞄一眼,他的换洗军装叠得整整齐齐,一丝褶皱都没有。上头压着一把口琴,一支钢笔和一本很小的笔记本。
  
  他取出一条毛巾给她:“擦擦吧。”
  
  宋冉迟疑一下。
  
  李瓒笑了:“新的。不脏。”
  
  “不是。”她连忙摆手,有些拘谨地说,“我怕把你毛巾弄脏。你借我梳子就行,梳一梳很快就干了。”
  
  他也没强求,把毛巾搭在椅背上,走到窗台边,从装着牙刷牙膏的搪瓷缸子里拿出一把细小的白色塑料梳子递给她。
  
  宋冉站的地方已经滴下一颗颗圆点点的水渍,她拿了梳子走去门口,背对着他把脑袋歪出门外,小心又局促地梳一梳头发,水滴密密麻麻砸落地上。
  
  她拧了把头发里的水,再梳一两次,尽量把水沥出来。加罗城天气又热又干燥,没一会儿头发就能干。
  
  他看她两眼,侧身将椅背上的毛巾叠起来重新放回抽屉。
  
  她梳好了,把头发拢到肩后,偷偷拿袖子把梳子上的水擦干,转身还给他:“谢谢。”
  
  “没事。”他接过来,瞥了瞥那半干的梳子,重新放回搪瓷缸子里。他一步退回椅子边,转眸看她。
  
  两人目光对上,静止一秒,
  
  “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
  
  彼此一愣,同时窘笑起来:
  
  “上个月。”
  
  “上星期。”
  
  宋冉脸都有点儿红了,抿紧嘴巴眺一眼屋外的菜地;他也停了等她先说。
  
  两人都一时没话,隔着一道热烈的夕阳。
  
  末了,他重拾话题,说:“你怎么会来这儿?我以为你们电视台只派男记者过来。”
  
  “歧视女生?”她眉心揪了揪。
  
  “不是这意思。”他缓和地笑,眼睛直视着她。虽有温和笑意,但军人的眼神多少会带着一丝丝刀锋般的锐利明亮。
  
  她别开眼睛,揪了揪湿漉漉的发尾,说:“记者么,不往前头冲,难道往后头跑啊。……你呢?怎么过来了?我听罗政委说维和任务是自愿申请的。”
  
  “当兵的么,不往前头冲,难道往后头跑啊。”他淡淡的,有样学样。
  
  “……”宋冉抿抿唇,“噢。好吧。”
  
  地上的夕阳被拉成一条长方形。屋门口的一滩水渍也彻底蒸发。
  
  她不想多待,望了望外头跑过的几只鸡,说:“你们过会儿应该还有集合,我先走啦。”
  
  “嗯。”
  
  “谢谢了。”她指一指窗台,“梳子。”
  
  “你太客气。”他又微笑起来,露出好看的牙齿。
  
  宋冉扭头就出了门,侧影很快从窗棱上划过,然后跑了起来。
  
  李瓒插着兜走到门边,探头看了一眼,她一溜烟跑得比兔子还快,眨眼就转过军营的尽头,消失不见了。
  
  宋冉一口气飞跑过了拐角,才停下来大口喘气。
  
  她放慢脚步,调整呼吸,走着走着,忽然拿手掌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宋冉的工作背包还留在罗战的办公室里,她进去拿的时候竟忘了打招呼,心事重重。
  
  罗战刚放下电话,看她这样,敲了敲桌子。
  
  她回神:“政委!”
  
  “怎么了?眉头都皱起来了?”
  
  “没呀。”她立刻舒展眉头,瞪圆了眼睛。
  
  “哪个不长眼的惹你生气了,告诉我,我让他去跑个10公里。”
  
  宋冉扑哧一笑:“没有,我在思考素材选题呢。”
  
  “哦对,正要跟你说。明天有支小分队要去执行地雷扫除任务,你跟着去。”
  
  “好啊。”
  
  宋冉背上大背包出门,人刚走又退回来,探出脑袋:“罗政,真能跑10公里?”
  
  罗战知道她开玩笑,佯作严厉地拿手指了她两下。
  
  她吐舌头一笑,溜了。
  
  第二天凌晨又停电了。
  
  室内热得要命,宋冉反反复复睡得不太好,闹钟都差点儿没把她叫醒。
  
  她背上背包赶去驻地时,排雷小分队的官兵们已经集结上了军用卡车。
  
  宋冉飞奔过去说抱歉久等。
  
  分队队长姓杨,宽慰她说不迟,他们也刚准备好。
  
  “上车吧。”杨队抬头看坐在卡车后头的士兵,说,“拉一把。”
  
  宋冉正要往卡车上爬,一只手递下来,黑色的半指作战手套,露出一截截修长的手指。
  
  她仰头望一眼,李瓒戴着半截面罩,露出的眼睛冲她弯了弯。
  
  宋冉沉默把手交过去,那只手将她紧紧握住,用力一拉,她踩着车底上了车,坐到靠外边的位置。
  
  李瓒弓着腰还没坐下,下巴往里头指了指,说:“你坐里边。”
  
  宋冉没明白为什么,但还是抱着背包往里边挪了一屁股。就在这时,卡车突然启动转弯,李瓒没站稳,晃了一下,人猛地朝宋冉倾过去。
  
  眼看他要扑倒在她身上,他两手抵着车篷,用力撑住了。宋冉别着脸,被他手臂圈拢着,吓得气儿都没出。
  
  车平稳行驶,他坐了回去,跟对面的战友一起把卡车挡板捞上来拴好。
  
  宋冉脸热得厉害,内心努力了一把,但心跳砰砰不受控制。她懊丧地拿出面罩来,把一张脸遮得严严实实。
  
  她不去看他,但他实实在在地坐在她身边。
  
  公路破烂,车身颠簸。两人的手臂和腿脚免不了触碰。哪怕隔着长衣长裤,她也觉得不安。
  
  真是要命。
  
  车内几个士兵闭眼打瞌睡,估计是昨晚没睡好。车内很安静,没人讲话。宋冉也被晃得困意来袭,将下巴搭在背包上,沉沉地闭了眼。
  
  车停的时候,宋冉才醒来。
  
  李瓒把卡车挡板拆下去,一跃跳下车。一众士兵纷纷鱼贯而下,跟下饺子似的。半米多高对他们来说丝毫不成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