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接下来两天,宋冉太忙,周六也在加班,没功夫去还绳子。而李瓒也没打电话来催,或许他更忙。
  
  周日上午,宋冉在家整理书籍时突然想起这事儿,把那小纸条翻了出来。她靠在二楼的木窗前,略微犹豫:绳子还回去之后呢。
  可她想不出别的辙了,只能拿出手机,风一吹,她一个没注意松了手。那白色的小纸条乘风而起,像只白蝴蝶在空中打着旋儿,落到栀子树上隐匿成了一朵花儿。
  
  宋冉立即跑下楼去,到树下仰着脖子巴望,绿叶白花,哪里还见得到纸条的影子。
  
  外头传来车响。院门外停了辆面包车,下来两三个工人,是约好来给家里加防潮层的施工队。
  说好的九点到,一分钟都不差。
  
  老李退休前是做建筑质检师的,长期风吹日晒,肤色要比普通人深一些。但样貌端正,依稀看得出年轻时是个俊男子。
  他做事利索,很有经验,进屋看一圈,地坪墙角摸一遍,很快就给出几个施工方案。耗时耗费、利处弊处分析得清清楚楚。末了,给宋冉推荐一个性价比较高的选择,一天就能把事情办好。
  宋冉采取后,老李带着三个工人把家具搬开,拿机器撬水泥地坪。
  
  很快地坪全掀了,露出底下潮湿的砖块泥土。他们干活速度很快,半点不偷懒。宋冉对他们印象很好。
  施工声音大,她也没法看书,索性坐在一旁看他们搅拌砂砾。
  “大伯,那是什么呀?”她指着一卷黑色的东西问他。
  
  “防水卷材。”老李话不多,但说到工作就开了话匣子,“北门街这边地势低,潮气重。水泥砂浆铺了怕不够,得多加一层卷材。外墙内墙的勒脚我也给你做双重防潮,下回梅雨季节就不会湿趴趴了。”
  
  “噢。”宋冉坐在台阶上,托着腮问,“大伯,王奶奶说您是江城人,怎么来梁城了呢?”
  老李擦擦头上的汗,笑道:“儿子在这边。”
  这时一个工人插话:“老李叔的儿子可就厉害喽。宋小姐,你肯定猜不到他做什么工作。”
  宋冉来了兴致:“做什么的?”
  “军队里拆弹排爆的精英分子。国家重点培养的,帝城军区一直想挖过去,江城军区不肯放。”
  宋冉:“这么厉害?!”
  “对啊。才二十三,就立了几次二等功。以后是在部队当大官的料子。啧,老李要享福啰。”
  
  老李笑得眼睛弯了起来,摆摆手:“现在厉害的年轻人多,别让宋小姐看笑话。”
  “大伯您太谦虚啦。”宋冉说,“您肯定很会教育孩子。”
  “那倒没怎么教,都是天生的。”
  
  下午五点多,防潮层做好,地坪也重新铺好了,平平整整没有半点瑕疵。
  老李说,五六个小时水泥地会全干。晚上他手下的工人过来打磨养护一下,再连续养个几天就好了。
  
  等施工队离开,宋冉才想起找那纸条,找了半天也无果。她不禁怀疑纸条怕是和在水泥中打进了地坪里。
  没办法,只能等李瓒联系她要绳子了。
  
  次日是周一。
  梁城卫视的《战事最前线》播出两个月后,临时下线了。
  开战六十多天,东国战事进入僵持状态,社会关注度明显下降。一场仗打来打去没完没了,有个什么劲儿,观众将目光投向股市。最近股票行情不错,往里边瞎扔钱都翻倍,大街小巷连卖菜的阿姨都在聊财经。
  各大卫视纷纷开辟专栏播报股市分析,梁城卫视也不例外,专门增设了财经版块。《战事》下线后,附属的《战前•东国记》也播完最后一期。
  放送完毕那天,同事们聚在办公室里讨论股票,宋冉坐在电脑前查看《战前•东国记》的官微。
  今天最后一期,网友留言不少,赞美幕后人员的用心制作,感谢记者们的真实呈现。
  宋冉一条条翻看。
  
  “冉冉,要不要买股票?”小冬叫她。
  宋冉抬起头,笑笑:“我不懂。”
  “不用懂。最近买什么都涨,好多人都挣了钱。”
  “真的。我投五千都挣了八百。”小春说,“沈蓓的三十万现在涨到三十八万了。”
  
  宋冉工作才两年,没什么积蓄,也不指望天降横财,说:“股市有风险,还是算了。”
  沈蓓拿吸管搅了搅咖啡:“想挣钱就得冒风险,哪有稳赚的事啊。”
  宋冉没说话,小秋玩笑道:“你这个轻轻松松能从家里拿几十万的小富婆就别说话了啊。”
  沈蓓笑起来,这时,主管刘宇飞叫大家开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