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雨势果然是大了。
  空地上的积水漫过了宋冉的鞋。李瓒撑着那把大黑伞,风很大,他的手却将伞握得很稳。
  她和他隔着一段礼貌的距离。伞面宽阔,雨却还是砸在了宋冉的半边肩膀上。她并不介意。
  
  他送她到了一辆军用越野车副驾驶旁,她上了车。
  他绕到驾驶座上车,收了那把大黑伞,放到后排座位上。
  伞尖儿淌下一串水渍。
  宋冉这才发现他的左半边肩头也全淋湿了。藏蓝色的警服这下真成了黑色。
  
  李瓒发动汽车,提醒:“安全带系上。”
  “嗯。”宋冉乖乖照做。
  挡风玻璃上全是雨水,跟开了一排水龙头似的。雨刷拼命摆动。侧窗玻璃挂着厚厚的雨帘,看不清外头景象。
  宋冉觉得他俩像坐在水下的玻璃盒子里,安安静静,只有盒子外无尽的风雨声。
  
  开出大院了,他才想起来问:“北门街哪儿?”
  宋冉答:“青之巷。”
  “嗯。”他食指轻敲一下方向盘,没有别的话了。
  
  毕竟是盛夏,关着窗走了一段距离,车内便有一丝丝闷热而回暖的热意。宋冉摸了摸嘴唇上的细汗,李瓒透过车内镜看她:
  “要开空调吗?”
  “不用。”她摆手,“我坐空调车会晕。”
  “晕车?”他淡笑,“记者要经常出勤吧,那怎么办?”
  “我都是想办法睡过去。”她一时嘴快。
  “那你闭眼休息,到了我叫你。”
  宋冉:“……”
  她才不想睡觉呢。可下一句该说什么,她琢磨不出来。
  
  车厢内又陷入静谧。
  
  她望着窗外咬嘴唇,淡淡的懊丧。
  
  李瓒料想得没错。她那辆小车开回去,绝对半路飘进水里。
  警备区在梁城东南部的落雨山上,起初走着还很顺利,地势稍微落下后,就见街上全是积水,下水道都满了,水流无处可淌,浩浩汤汤跟兽一样在城区各处肆掠。上午还有人在水里推车,此刻都放任自流,连公交都不走了。
  城区空空荡荡荒无人烟,只有水。
  
  军用车从积水的街道上驶过,溅起的水花跟轮船破浪似的掀得老高。好几次甚至像要把整辆车都淹没。
  
  宋冉原本想指路来着,但李瓒似乎很清楚地形,没开导航,哪条大道哪条小巷他分得很清楚。
  走了一会儿,她发现他心里貌似有一副梁城的地势图,他一路都避开了地势低的地方,尽量往高处走。
  宋冉问:“你是梁城人么?”
  “不是。江城的。”
  “噢。你开车都不用导航。”
  “在这边待的时间也长。”
  “多久啦?”
  他回想一下:“三四年了。”
  刚说完,前方出现红灯。
  他停了车。
  
  一分三十秒。无限漫长的红灯。
  路口没有任何车辆经过。行人也没有。
  
  车内静悄悄的,他手指无声轻叩着方向盘。
  宋冉拨着耳边的头发,转过头去看窗外,只有玻璃上近在咫尺的雨幕。
  
  她看向前方,雨刮器扫过,红色的倒计时在流淌。
  她蓦地想起上一次的倒计时,扭头看,他亦盯着红灯的计数器。
  
  她忽然轻声说:“你救过我。记得么?”
  交通信号灯刚好转绿,他打着方向盘,扭头看她一眼,说:“记起来了。”
  宋冉说:“我当时忘记跟你说谢谢了。……所以一直想找你,跟你道谢。”
  李瓒说:“不客气。应该的。”
  他语气寻常随意,不值一听,并未当作是什么救命大恩。在他看来,那不过是他的职责使命,正如记者报道新闻,交警指挥交通一样——应该的。
  
  宋冉原本还有些什么要说,但又无从说起了。
  她微吸了口气,整个城市都是潮湿的,她感觉呼吸进肺腔的全是雨水。
  
  走过一条街,李瓒又打了下方向盘,宋冉回神:“诶!……那儿不能走。”
  他刹了车,扭头看她。
  宋冉迎着他纳闷的眼神,忍着一丝笑意:“……那边是单行道。”
  他换了个档,把车倒回一两米,再换挡,重新上路,奇怪道:“什么时候改的?”
  “前几周。”
  “嚯。”他轻哼一声。
  
  宋冉见状,也笑着吐槽:“梁城这几年到处修地铁修路,好好的城市弄得跟大农村大工地似的。交通指示也隔三差五地换。”她说:“我们同事每月光吐槽这个,就能写几篇社会新闻。”
  李瓒起先用心避着路上的水坑,没接话,几秒的空白后或许是察觉到不妥,不紧不慢地捡起话题,问:“你做国际新闻的?”
  “嗯。分得没那么清,国内也做。”宋冉问,“你看梁城卫视么?”
  “看。”他微低头,食指挠了挠鬓角,说,“最近好像在播那什么,《战前•东国记》。”
  宋冉问:“好看么?”
  李瓒反问:“你参与了?”
  “噢。……那个节目是我策划的。……大部分资料也都是我记录的。”
  李瓒这下看了她一眼,说:“挺不错的。”
  
  “噢。”她唇角微弯,眼睛亮亮的好似在闪光。
  外头那么大的雨,她忽然发现,以前没觉得,她还蛮喜欢梅雨季节的。喜欢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