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晚上八点,美食街上车水马龙。雨还在下,却挡不住梁城人下馆子的热情。
  梁城一到夏季便炎热潮湿,家里头是待不住的,空调也嫌闷,都爱到外头纳凉。老人们喜欢搬上小凳子聚到巷口摇着蒲扇吹一吹穿堂风,新社区的住户则涌向花园广场。城内几个湖泊和江边是乘凉的最佳去处。
  年轻人躁动些,好呼朋引伴,聚在露天大排档里吃烧烤喝啤酒,大汗淋漓才痛快。梁城美食也多,地方特色的湖鲜野味,江鱼野菜,点心小食……一样样试下来,一两个月也吃不完。
  
  美食街位于江边。夜幕落下,霓虹灯亮。“江鱼馆”“小龙虾”的灯牌五颜六色挂满夜空。店员涌上街头招徕顾客。
  宋冉停好车,阵雨停了。
  龙虾店的服务员正在门口摆放露天桌椅。
  
  几人商量一下,决定坐外头。刚下完雨,江风吹着正舒服呢。
  
  宋冉点了三大盆麻辣小龙虾,又点了莲藕排骨汤,青椒炒藕带,香干炒茼蒿,萝卜炖鱼头,外加一堆烧烤……
  小秋拦道:“别点多了,待会儿吃不完。”
  小冬笑说:“是出差发奖金了?这么大方。”
  宋冉说:“吃不完可以打包嘛。”
  请同事吃饭要是菜点少了,挺尴尬的。
  小夏说:“何必呢。就这些够了。”
  “噢。”宋冉阖上菜单,“那就先点这些吧,过会儿不够再加?”
  “行。”
  
  众人围坐一桌,平日工作时交流挺多,但私下聚会少,此刻大眼瞪小眼,互相傻笑,空气安静了几秒。
  小冬提起话题:“梁城开放落户政策了,这下房价又要涨了。”
  沈蓓补了下口红,轻松道:“从来没关注过房价。”
  小春:“你当然不用关注了。还是你们本地人好,有房子,工资想怎么花怎么花,什么都不愁。”
  宋冉摇头:“本地人也是买不起房。”
  小秋说:“你不用担心啦,我们这批新记者里,就你实力最强,升职加薪是早晚的事。”
  宋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沈蓓把口红扔进香奈儿包包里,抬头问:“点饮料了吗?”
  宋冉:“嗯。两扎西瓜汁。”
  
  很快上了小龙虾,大家戴上手套大快朵颐。
  小夏吃人嘴软,夸赞:“说实话,《战前•东国记》是真好,我特喜欢看。冉冉,我以前就发现了,不管是你写的稿子,还是你做的记录,看着挺普通,却总吸引人想看。”
  小秋附和:“对,还总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角度。”
  宋冉微微一笑算作应答。
  
  沈蓓问:“宋冉你是学新闻的吧?”
  宋冉摇头:“不是。我学历史的。”
  “啊?”大家都挺诧异。他们大部分是传媒相关专业,哪怕沈蓓也跟国际新闻部大有相关。
  沈蓓:“我们部门还招历史系的?”
  宋冉:“我读书时喜欢写点儿随笔短文,给梁城卫视旗下的报社投过稿。”
  “哦。”众人恍然大悟的样子。
  小春:“看来是从小就喜欢读书写字,难怪文章写得好。”
  小夏咬着虾肉,道:“冉冉一看就是文青,话少又安静,没事儿就抱着书看。”
  小冬说:“宋冉太内向了,可以再活泼一点。”
  宋冉解释:“我不内向啊……”就是很多时候并没什么想说的。
  
  “在东国待那么久,有没有遇到过危险?”沈蓓问。当初领导也安排了她去前线,她怕打仗没敢去,留在国内做局势分析。现在看宋冉拍摄记录到那么些鲜活的故事,也有些眼馋。
  她问:“那边局势动荡,蛮乱的吧。”
  “有时会遇到小偷。别的危险……就没有了。”宋冉停了下,想到了那天,那个男人。
  一想到他,便有一段心情涌出来。
  他不是一个符号,而是一个画面。他的迷彩服,半指作战手套,他的眼睛。
  
  但她不想说。
  一句也不想跟任何人提起。
  
  就好像有天忽然看到一本很好的书,听到一首很好听的歌曲,好到你只想一个人私藏,不愿跟任何人分享。
  
  小龙虾有些辣,她吃得鼻尖冒汗。
  街道上还是湿漉漉的,几十米开外,江水奔涌。
  有一会儿没起风了,空气闷热而潮湿。
  宋冉望了眼远处,黑色的江面上闪着点点灯火,是路过的航船上的灯光。
  
  小夏问沈蓓:“你昨天一整天干嘛去了?”
  沈蓓迟疑一下,说:“去江城采访几个军人。”
  《战前•东国记》太火了,沈蓓趁机向领导提议说加一些对撤侨军官的采访,宣扬一下正能量。领导自然同意。
  
  小秋听言,在桌子底下轻轻碰了碰宋冉的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