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不苦情的,也不煽情。就跟小纪录片一样,记录他们的日常生活,还有欢声笑语的时候呢。”
  同事小冬赞道:“如果是这样,就很高级。”
  
  沈蓓说:“那对素材的要求可就高了,得是深入采访。你们在外头做的报道,前期放送中都使用过了。得考虑新鲜度和视角问题。素材量也很难达标。”
  
  宋冉说:“我这儿有837小时的视频资料,其中包括269小时的人物采访,还有四千多张照片,和七八万字的文字资料。”
  一屋子的人都卡了壳。
  
  同事小秋:“天,冉冉你还是人么?你也就去了不到三个月吧?”
  同事小夏:“‘记录狂魔’这个外号真不是盖的。”
  
  刘宇飞笑起来:“行,我跟上边讨论一下。”
  
  收拾东西出会议室时,沈蓓从她身边经过,道:“恭喜你啊。”
  宋冉说:“上头不一定通过呢。”
  沈蓓笑笑,蹬着高跟鞋走了。
  同事小春问:“诶,要是没这新节目,你拿这些资料怎么办?”
  宋冉微笑,说:“我打算自己写成书,记录成影像。不会浪费。”
  同事春夏秋冬:“……”
  这就是真爱和工作的区别吧。
  
  当晚有了结果,乔宇飞通知让她写一份详细的策划案。
  宋冉伏案到深夜,夜里又下起暴雨,空气潮湿得连纸张都润软了。她详细写了对节目设置、时长、风格、人物故事的设计想法和意见,列举一系列生动的小人物故事录,写了满满十页纸。最后在策划案上给节目加了个标题:《东国浮世记》。
  
  第二天下午,宋冉还挂着黑眼圈呢。消息传过来,她的策划案通过了。但领导觉得《东国浮世纪》这个名儿太文艺,不够直观,换成《战前•东国记》。
  
  嗯,宋冉心想,确实够直观,不能更直观了。
  
  两周后,梁城卫视的《战前•东国记》节目上线,作为《战事最前线》的辅助节目播出。谁都没料到它后来的火爆程度,包括宋冉。
  
  那时,东国政府军宣告了对苏睿城、哈鲁城两座中北部重镇的失守。阿勒城也岌岌可危。一旦反政府武装占据阿勒,将国土一切为二,北方军事薄弱地区将陷入危急。
  交战中平民死伤的消息不断传来,颠沛流离背井离乡的难民更是不计其数。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全国的电视新闻媒体都在对东国前方战事进行轰炸式报道,梁城卫视上线的《战前•东国记》成了一股清流——
  战前东国平静的生活,涌动的暗流,小人物面对未来的抉择……一串串小故事吸引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度。开播不到两周,收视口碑话题量连续走高。
  近似纪录片的客观冷静的记叙风格也获得了广泛好评。
  其中几期关于街头摇铃艺人、斗嘴烤肉夫妻的短视频还上了各论坛网站热搜榜。
  
  宋冉的名字也见诸新媒体,接受了几次采访;甚至还有畅销图书策划人向她发起邀约。
  但比起工作上的风光,宋冉更关心的是六月下了一整个月的雨。不知是否因为漫长的梅雨季,她近来心情异常的低落。工作时还好,一下班就提不起精神。尤其是晚上独自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雨能发呆很久。
  
  好在节目的火爆让加班量剧增,她没有太多时间管理那梅雨一样窒闷的心情。
  
  一个附属衍生的节目反客为主带来如此效果,“宋冉”成了电视台领导口中频繁提及的一个名字。节目如此成功,同事们撺掇着让宋冉请客吃饭。
  宋冉在工作上并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好处,但她还是破费一次,请大家去江边吃麻辣小龙虾。
  
  下班的时候是七点多,十个同事挤进两辆车。
  
  车行到半路,又开始下雨了。开场便密密麻麻,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敲车顶。
  小冬是北方人,吐槽:“服了。这月就没有一天不下雨的。我家的衣服被子全潮了。”
  小秋叹气:“关键气温不降,白天热死个人。”
  
  车内起先还有几句吐槽,后来就没了。因雨势实在太猛,坐在车里像坐在一个被人不断敲打的铁皮盒子里,震耳欲聋,讲话声都听不见。
  
  宋冉却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安静,连其他车辆刺耳的鸣笛都被雨声淹没。
  
  车开到一个十字路口堵住了。喇叭声轰鸣。
  堵了很久没动,宋冉趴在方向盘上看雨刮器来回扫雨。挡风玻璃上雨水密集,她是一条养在水族馆里的鱼。
  
  看着看着,她忽然就想起了他。
  
  她坐在车内,像沉在海底。毫无来由地,她心情滞闷,潮湿,难以呼吸。
  
  很奇怪。
  
  遇见他的那天,明明没有下雨。
  
  明明,气候那么干燥。太阳很大,连风都没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