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男人双手撑地,从地上跃起。他拍拍肩上头上的尘土,瞟一眼宋冉:“没事吧?”
  “没事。”宋冉慢慢坐起身。爆炸的巨响震得她脑子发蒙,反应迟钝。
  他说:“你先缓会儿,别急着起来。”
  “嗯。”宋冉点头。她心跳得厉害,像要炸出胸腔。
  地面空气沸腾,火一样烧着。
  太热了。
  临近中午,一丝风都没有。
  她扯下口罩,胡乱抹了下满头满脖子的汗。
  
  他走去一边检查炸.弹碎片的情况。
  宋冉心跳还没平复,整张脸都是火辣辣的,又下意识抹干净脸上的灰。
  
  另一名军士走过来问:“你是哪儿的记者?”
  宋冉说:“梁城卫视。”
  对方奇怪极了:“怎么让你一个女的单独上前线行动?”
  宋冉说:“我不是来采访的。来找人。”
  “都这时候了,还往北边跑?”
  “来找朋友,他们捎我去伽玛。”
  对方明白了,说:“你一路当心吧,这边局势不稳,城外有小型交战。”
  
  宋冉点点头:“我会的。谢谢。”
  
  她起身走到摩托车旁,无意识回头看了眼那个叫“azan”的男人。他正单膝蹲在地上,手里掂着一块炸.弹碎片。黑色面罩上露出半张侧脸,鼻梁很高,眉骨英挺。
  她有丝莫名的惆怅,收回目光,跨上车刚准备发动,听见一道温和的嗓音:“你朋友在哪儿?”
  
  宋冉循声回头,是他。
  他仍蹲在地上,稍仰望着她。微眯着眼,眼珠子很亮。
  
  宋冉眼神飞去他帽檐上,说:“哈里斯酒店。”
  那边是外国记者驻地。
  他看了眼手表,问:“约的几点?”
  “十点半。”
  “来不及了。”他好心提醒。
  宋冉摸出手机,十点二十九分。
  
  她自言自语:“只能自己骑摩托去迦玛了。”
  他将手心的弹片抛起来,又接住,眼里闪过善意的笑:“你知道方向?”
  宋冉:“……”
  手机没信号看不了地图,地标上的异国文字她也不认识。
  她抬头看太阳方位,粗略地辨认了一下:“那边是南……吧。运气好的话,或许能跟上逃难的车流。”
  
  他扔下手中的碎片,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站起身,问:“护照在吗?”
  宋冉摸摸裤子外侧的大口袋:“在的。”
  “城里有一批侨商侨民今天要撤走,你跟上吧。”
  
  半小时后,宋冉到了苏睿城西南城郊的中复工业园区。
  中复是东国中部地区最大的中资公司,主营科研通讯和基建等产业。如今局势恶化,战争爆发,在外工作生活的侨民得撤返归国。中复园区成了中部地区撤侨的集散地。从昨天开始,周围几个城市的中国员工和居民开始朝这儿聚集。
  宋冉抵达园区时,里头停满了大巴车,空地上怕是聚集了一两千人。
  她职业病地打开设备摄像,穿梭在车辆和人群中。
  镜头里,男人们忙着往车下的行李舱塞行李,女人和孩子出示着护照证件登记上车,中年专家在人群外头和他们的东国同事紧急交流,他们拿着电脑和书面资料,语速飞快商谈着工作事宜;更多的东国人则在帮忙搬行李,或跟他们的中国同事相拥告别。几群不同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纷纷对着镜头做报道采访。
  宋冉的镜头意外捕捉到一个画面,一位中国姑娘上了车,透过车窗和一个高鼻梁深眼窝的东国小伙子拉着手。那姑娘说了句什么,表情恋恋不舍,小伙子深深吻了下她的手背,轻轻摇头。
  
  正在拍摄,有人拍了拍她的肩,是刚才的军士,“阿瓒”的同伴。他已摘了面罩,样貌端正,有着军人身上特有的英气。
  “我带你过去登记。”
  “好。”
  军士带着宋冉到了一辆大巴车边,跟车旁的检查人员说明情况。宋冉过了护照检查。那位军士又帮她把设备箱搬进行李舱。
  “谢谢啊。”上车前宋冉对他说。
  对方挥一挥手,转身就消失在人群里。
  
  他来去匆忙,宋冉这才想起忘了问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也忘了对那个叫“阿瓒”的人说声谢谢。
  上车后,视角受限,她四处张望却也只能望见人群外延几个走动的迷彩服。军人们在维持秩序,敦促侨民上车。
  
  等到几十辆大巴车满载出发,宋冉定睛搜索,全是身材高大戴着帽子统一着装的军人们,好些还戴着面罩。她很难分清谁是他。
  
  大巴车驶离园区大门时,她看到门口站着几个迷彩服,簇在一起讲话。其中一个男人比他的同伴要高一点儿,皮带绑在腰上,背脊板直挺挺的。他看见大巴车过来,微微侧过身,对开车的司机敬了个军礼。面罩之上,他的眉眼十分醒目。
  他的同伴们跟着敬了礼。
  车上有人欢呼,有人冲他们大声道谢。
  视线一闪而过。
  宋冉心一揪,扒着窗户看,觉得那好像是他,但来不及判定清楚,车就驶离开。
  
  一眨眼,那身影拐进视线死角,再也看不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