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每一秒都被恐惧拉得无限漫长。但那群人没有要上来搭救的迹象。
  
  几秒的死寂,有个声音冲她喊:“StayPut!”(别动!)
  话音刚落,又有人喊了声:“阿瓒!”
  
  宋冉没能分辨出azan是哪国语言。就见一个灰绿色迷彩服的男人从某层楼二楼的窗口翻跃而出,踩着排水管速降下来。他戴着头盔和面罩,站在路边远远地观察了她一眼——她一身黑的装扮很可疑。
  宋冉声音颤抖像扭曲的丝线:“Help!Please!”
  男人站定一秒,朝她走来,再次有人制止地喊了声:“阿瓒!”
  
  他回头冲自己的同伴打了个手势。
  
  铁盒子上的计时器在迅速倒数——00:09:10
  
  男人端着枪靠近,面罩上一双眼睛漆黑明亮,鹰一样警惕。他步伐沉而缓,离她还有十来米时,盯着她蒙面的脸看了会儿,眼睛微眯,问:“中国人?”
  宋冉差点儿没哭出来,喊:“是!我是记者!”
  这下,他的同伴们纷纷从障碍物后露出身形。
  
  他走近来看那枚炸.弹,又看看她脚踩的金属片,说:“你这一脚踩得真准。”
  “……”
  这三分调侃七分温和的语气,宋冉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人却是稍稍放松了点。
  
  他单膝跪地,拆了铁盒外壳,露出里头烦琐的电线。宋冉不免倒抽一口冷气。他听见了,看她仍保持着单脚撑地的姿势,轻声问:“能撑住吗?”
  宋冉只能点头。
  他不信,起了身,说:“你先从车上下来。”
  宋冉低声:“……我不敢。”
  “没事。我扶着。”他安慰着,左手扶住摩托,她一瞬就感觉到了他的力量。他右手握住她手臂,宋冉本能地迅速抓紧他,男人的臂上筋肉紧实。
  他叮嘱:“重心别移,右脚跨下来。”
  
  宋冉借着他手臂的力量,成功从摩托车上下来。这一会儿的功夫,她双脚又酸又麻,衣服底下大汗淋漓。他的一个同伴过来推走摩托。其他人推来附近的废弃车做掩体。
  他道:“重心保持在左脚,别动。”
  “嗯。”宋冉看一眼计时器——
  00:08:17
  
  他重新蹲下,开始理线路。
  时近中午,太阳火辣辣的。沙漠地带,体感温度接近50度。密密麻麻的汗水从宋冉的眉上流淌进眼睛里,刺激得她轻抖了下。这一抖,自己把自己吓得魂飞魄散。
  
  “撑住了。”他淡笑道,“你要动一下,我就成英雄了。”
  宋冉呐道:“嗯。”
  
  他单腿跪地,低头排查着线路,偶尔剪掉几根线。或许他随和的气质起了镇定作用,宋冉心绪平复了些。可时间过得极其漫长,等了很久,她忍不住去看剩下的时间。
  眼看计时器突破00:03:00,她再度心慌了。
  
  他依然有条不紊拆着炸.弹,计时器变成00:02:00时,他轻叹一口气,无奈地说:“时间来不及了。”
  宋冉心一惊。
  他话这么说,手却没停下。
  他的同伴意识到严重性,又喊了声:“阿瓒!”
  
  宋冉泪湿眼眶,泪水汗水淌进面罩里,面颊一片濡湿。她极低声地抽了下鼻子。
  这下他抬起头了,面罩之上那一双清黑的眼睛冲她微笑弯弯,宽慰:“别怕。不会丢下你。”
  阳光落在他睫毛上,闪闪跳跃着。他嗓音清澈得像泉水。
  宋冉不哭了,讷讷地点点头。
  
  他低下头继续拆解。
  
  但她感觉得到,形势更严峻了。
  “你走吧。”她轻声说,“你是个好人,我不想……拉你一起死。”
  
  他头也不抬,问了句:“你能跑多快?”
  “啊?”
  “五秒钟,能跑多远?”他语气相当轻描淡写,蹙眉拆着线路,没抬头。
  
  宋冉没反应过来。
  他说:“还剩1分半,我只能在30秒内拆除重力感应器,让你脚移开时不会立即引爆。但计时器会加速十倍,剩余的一分钟会缩短到大概五秒。”他问,“你能跑多远?”
  五秒?
  宋冉一懵:“10米?20米?不知道,”
  “啧。”他遗憾的样子,说,“不够啊。”
  “或许30米!”她说,“我没拼命跑过。”
  他说:“今天试试?”
  “……好。”她点头。
  
  00:01:10
  “十秒。准备。”他说,眼睛紧盯着线路,手上一刻不停。
  宋冉深吸一口气。
  
  7,6,
  
  他低声:“5,4,3……”
  
  他排除重重难关,终于挑出最后一根线。
  
  宋冉浑身绷紧。
  
  “1。”他剪断了那根线,红色计数器疯狂加速,他起身抓紧她的手,冲刺出去。
  
  灼热的空气灰尘在耳边起了疾风,可她听不见看不见了,被他拉扯着拼命奔跑。
  风声,尘土,热汗,心跳,全都感受不到了。那一瞬间仿佛时间空间都不复存在,只有夏天的阳光如玻璃镜子一样灼烧着人眼。
  她不知道五秒有多短,也不知道五秒有多长。
  
  在尽头,他将她扯到怀中护住,扑倒在地。男人的身躯屏障一样罩压住她。下一刻,轰然的爆炸声中,沙石,泥尘,碎屑,雨一样从天而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