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鼓浪屿
来源: 陈卫新   发布时间: 2015-04-28 10:38   2137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寻找鼓浪屿文/图 陈卫新 数年前,去过厦门,但没有去鼓浪屿,实在是内心里很害怕

 寻找鼓浪屿

/ 陈卫新

数年前,去过厦门,但没有去鼓浪屿,实在是内心里很害怕去所谓热门的地方。热门的地方总是有许许多多的人,慌慌张张的事,让人不能定心。这种心绪的不定有时候可能会毁掉整个行程。但那次也有幸事,去了厦大附近的晓风书店,与书店老板许先生聊了许久,感触良多。书店很小,昏黄的灯光,长列带柜门的书柜,有独立书店特有的味道,透过木框中的玻璃,那些新书似乎也多了些时间的痕迹。许先生后来去了北京,主持时尚集团的时尚廊,我们在北京也聚过一次,他为人特别谦和,又不失对商业气息的把控能力,我总是不能用一个准确的词来评判他,现在想来,只能说他与厦门的气质何其相近。

这次来厦门,直接就上了岛,完全是因为会议的安排,可能因为恰好是淡季,或者是因为晚间上岛,总之,鼓浪屿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感觉,好得出乎意料。沿着三丘田码头边的路,随意走,一侧就是深暗的大海,海浪的声音似乎比我更慢,一起一退,如呼吸一般。

真的安静啊。

经过一条有名的商业街,便走上去看,街道是呈一条弧线沿着视线往右前方斜了过去的,这样的设计很有些异域的风格。各种特色小店,除了名字特别,色彩也是鲜亮斑斓的。著名的赵小姐的店,供应的是茶与饼,味道怎么样不知道,门面倒是很有民国时期的南洋味。在一个叫张三疯的酒店楼下,两个四川口音的姑娘在拍照,轮番换着拍,还有自拍,不厌其烦。我想,来到这个岛上的人,是不是都会有一种错觉,从此就可以不再计较时间了。台阶旁边是一家叫做潘小莲的小店,我买了一杯原味的酸奶,吧台里的店员很不以为然,之前,她一直劝我喝芒果味的酸奶,似乎芒果味的酸奶才能代表她们店里的最高水平。

预定的酒店,在半山坡上,这个房子,过去是一位菲律宾华侨的,建成也有百年以上了,外立面有少量雕刻,修缮做得不错,门厅颇有设计酒店的感觉。房间通风不错,被褥也算干爽,这种天气是很好睡眠的。隔廊的房间,窗户大开着,一对情侣已经睡下了,正拥在被子里看电视,看水均益采访新任的阿富汗总统,视走道回廊行人如无物,真是奇异之极。是因为关系了国际大形势所以坦然了释怀了吗。    

天气好,睡眠好,何况还枕海涛而眠。早上的空气极新鲜,一个人出门顺了海边走,步行环岛。一只黑色的狗子从坡子上下来,与我并行了许久。忽然想起小时候常听的那首歌来,《鼓浪屿之波》,鼓浪屿四周海茫茫,那时候的我对于大海是多么迷恋。至于歌词中唱到的基隆港,前些年我也专程拜访过了,那天还去了山上的九份,隔海相望,尽管方向相背,海天茫茫间,也真的似有所见一般。沿着皓月园再往前走,经过了林巧稚医生纪念地,马约翰体育场,鸡山路。在路边的一段小墙之下,发现有明代陈士京的墓地。陈士京做为郑经的老师,葬在此处,虽少人拜谒,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往前是殷承宗宅,安献堂,之间是基督徒的墓园,枝枝蔓蔓,荒芜一片。下坡之后的种德宫与内厝澳路一带,颇多市井趣味,有菜场,神庙,炸油条的,拉板车的人,我喜欢这样世俗的街巷。我走到一块没有字的碑刻前站了许久,那石碑显然是属于种德宫的,许多事情就是这样,看久了总会有点收获,所以,我最终还是看出了些上面的字,不过世事沧桑,风雨之下,字迹模糊,难辨上下文的意思了。先前那条与我并行的黑狗,也不知何时走去了哪里,地面上只剩下一大片小叶桉树的阴影。

回到住处,已近九点钟了,绕到厨房去看,早餐有白粥,鸡蛋,培根。粥缺火候,佐餐的萝卜干不错,甘脆,有江浙味,不知道是否是南明当年遗下的风尚。

鼓浪屿可能从来都是属于夜晚的,因为只有在夜晚,它的存在感才会显得那么清晰。其实每一个在现实生活中苟且的人,内心深处都有这样一座岛,好像自由,永远在一个人自身的内部,只有在独处安静的时候,它才格外地显现。

酒店的人善意地提醒我,最好在十点前离岛,这样可以避开旅游团队的人流。所以赶去码头登船,船离开岸,再回头望时,登岛游人已经排成了长队,满如过江之鲫,鼓浪屿也渐渐如沉没一般。

 

 

 

 

上一篇有朋远方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