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远方来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12-17 14:51   279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在那个一米见方的窗户里,一个高个金发女人走

 

 

        在那个一米见方的窗户里,一个高个金发女人走进去,坐下后,阳光把她的欧式深眼眶映出一种特立独行的性格,外来者的侵入感在木头桌椅后消融为色彩丰富的异域风格。她把手里的布包放在桌上,服务员模样的男孩拿着一本黑色封面的书向她走来,放到她面前的桌上,一切都是这么自然,仿佛它天生就应该在那里,仿佛她一直都坐在那个窗边从未离开。她一边取着脖子上的围巾,一边翻着桌上的书,偶尔抬起头对男孩说句什么。男孩拿着书离开后,她抚起垂到前额的头发,打开布包取出一个笔记本电脑。

红蓝琉璃像一双农妇的巧手,把光线折成一圈红蓝相间的光晕,光在这片颜色后面完成着它发散开来的任务,把女人修长的脖颈衬托得更优雅。几个星期前,这个角落里还堆着袋装水泥和石子,设计师召集了几个工人,要求离北边墙十二公尺的地方留出二十公分的宽度放置格子架,将门前部分隔断出来做一个狭长的单人座。
格子架上放着一些艺术品,坐在一旁单人座上的男人饶有趣味地把玩着高脚杯里的蓝色液体,他注意到一个放置在架子上的花瓶,他注视花瓶的眼光就好像他想起了年幼学画时装着一簇野菊花作静物描绘的那个细颈彩釉瓶,不知道它现在在哪呢,还有后继的人画它吗,他们画得差别大吗。
街道如约地绿着,深浅不同的绿不只有层次感,还有静谧。泥土原色的墙面横一抹竖一抹地展现着它成形的过程,年轻的合伙人还坐在墙根下聊天——上周末一个法语讲座活动的回音大概还嵌在墙体里,如果把耳朵贴上去,兴许还能听到他们在用英语讨论法语电影——涂料由于重力的原因凝结成了水滴状,半成品的装修风格提示着路过的每个人:要记得去描绘自己心中独一无二的风景。
两个女孩坐在另一扇窗口,她们盘着腿蜷在面对面的椅子里,有一阵子其中一个女孩抬起头看窗外,又切了一块面前的披萨,她抿着嘴嚼培根的样子像是一只正抱着松子进食的松鼠,投入而可爱。她对面的女孩始终低着头专注着手里的小说,甚至服务员男孩端上一个覆盖着薄荷叶和提拉米苏的盆栽冰激凌她也没有抬头,在这里她竟然拥有了全世界。
这天天气很宁静,没有一丝儿风。即使连绵不绝的细雨切断了地平线,也不足以使人视线模糊。反复地在这里看到时间的形态,是风吹动的柳条,是女孩翻书的手,是金发女人落下的额发,也是男人的目光,是远方斯人。

        一杯拿铁就能被灌醉,因为这里是若客咖啡。